张孝岳:古树名木通天道

作者:张孝岳 来源:县老年诗书画影协会办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1日





 

得知石门县为保护古树名木开展了系列活动,不禁让我想起老家那几棵园林景观树的境遇和记忆深刻的那些石门古树名木。更是对利用树木资源实行科技创新推动绿色发展产生了无限的遐想。

家族园林之殇

我老家位于武陵山脉与洞庭湖接壤的仙阳湖畔,即石门县三圣乡杜家岗社区张家院子。院子内住着两铭堂张氏家族,清雍正初年从安徽省庐州府合淝县迁来。院子按徽派建筑风格建成,建有祠堂和宅院。近40户住宅连为一体,全院连贯,户户相通。房屋内外两进,上有天窗,地有天井。房间墙头有烽火垛子相隔。每家厨房设置在后院,后院靠山边每户都有一口常年不干的石砌水井。水井后面就是山。与大院陪衬的是栽植的四棵景观树和后山的茶园。

祠堂后面是一株大樟树。这树长得郁郁葱葱,遮天蔽日。夏天大家在树下纳凉、喝茶、聊天,还是婆婆媳妇做鞋、绣花、纺棉纱的地方。1958年大炼钢铁把这树砍了。 树砍后不久,家族里的长老出面悄悄请来道士,利用夜晚唱傩戏,做法事。




大院东边与两个山峪口相连,对接处生长着一株古槐树,是众乡亲劳作之余歇息的地方。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产队购养了一头大黄牯牛,这牛身躯高大,脾气倔犟,只有队上一位大力士驾驭得住。每当在田间做完犁耙功夫, 大力士就把这犟牛栓在这棵古槐树下吃草。人们再也不能在这树下乘凉歇息。后来这株树就成了拴耕牛的固定场所。牛在这树周围磨皮触角,擦背捞痒,拉屎撒尿。牛屎粘污树杆,牛尿浸渍树根。久而久之,这株树就慢慢枯萎,没有存活下来。

在院子中端,修有一道头门,老家称槽门。头门前两侧各植有一棵桂花树。桂花树脚砌了青石围护。两棵树苍劲挺拔,枝叶茂盛,每到中秋时节桂花飘香整个院落,给全院子人带来满满的幸福感。不知道什么时候左边的一株已经没了,现仅存右侧一棵,而且主干已半边表皮剥落。现这株树仍以顽强的生命力存活着,在尤显苍老中长出了茂密的新枝翠叶,好像在向大自然寻求救赎。

2005年9月,家族重新修谱,安排我作序,在序最后一段写道:我曾游历四海,所见所闻,深悟青山绿水、鸟语花香、林丰粮茂、风调雨顺、政通人和、国泰民安之意境。本族祖先原有重林兴邦之传统,只是在现代,毁林兴业,导致居所环境恶化,对此值得同辈深刻反省,从现在做起,从自己做起,人人兴林植林,家家护林绿化,美化本族居所,改善人居环境,还原青山绿水,荫及子孙后代。

今年五一正是谷雨时节,我回老家寻茶采茶。祖辈们在建院植景的同时 ,每家都在宅院后山上开成梯地,培植了一份自采自用的茶园。各户小园连成大片。每隔几年每株砍去部分老杆,让其从老蔸长出新芽,新芽长成丛林后又轮换砍去另一部分老杆。这茶园大集体时均划为各家自留山,各自仍留守着这分祖辈遗存下来的老茶园。正在我家老茶园的上部有一棵樟树,老人说是原祠堂后古樟树远行的根繁衍的后代,历经近百年已长成参天大树。每到深秋时节,落叶飘至茶园,年积日久使茶园成为腐殖质丰富的黑土地。茶园从不人工施肥,采后手工制作的绿茶自然为原生态有机茶。这次品到了在老茶园自采自制的绿茶,那汤色青绿、纯正清香的儿时茶味给了我极大的慰藉。




 

古树名木之铭

石门生态优势得天独厚,全县森林履盖率71.7%,植被覆盖率达88.7%。2015年至2021年底,在全国绿化委员会组织的第二次古树名木资源普查中,石门县摸清了古树名木的基本情况,现有单株存活古树名木1728株,其中树龄500年以上纳入国家一级保护的134株,古树名木群落8个。在古树名木保护中壶瓶山国家自然保护区功不可没。壶瓶山境内现存古树名木分散单株395棵,其中树龄500年以上的分散单株为36棵。全县8处古树名木群中壶瓶山就有5处,即南坪河村杨家湾的长果安息香群、大岭村鄢家河的小花木荷群、三河村中岭的南方铁杉群、三河村壶瓶山顶峰的云锦杜鹃群、泉坪村珙桐湾的珙桐群。

2017年5月5日我同湖南日报社李志林、周月桂、童迪几位新闻工作者,石门县林业局文计力常务副局长、壶瓶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康祖杰专家等经湖北鹤峰县绕行来到了壶瓶山自然保护区顶平哨所。第二天清早7点出发,由陈振法所长引路,一路披荆斩棘,艰难前行了3个多小时才到了珙桐湾。珙桐湾位处壶瓶山镇泉坪村,北纬30°2'57"-30°2'59",东经101°32'14"-101°32'16"。海拨1470米。地形四面环山,像个锅盔倒立在这高山处。这里生长有上千株珙桐。树高均有15米以上,其中树龄300年以上的35株。每到4月底5月初开花,花期一般15天,若遇雨天,开花期更短。花呈白色,形似鸽子 ,因此称为中国鸽子花。

位于壶瓶山镇桐木山村6组张儒军宅院的一株银杏,树龄2000年、树高35米、胸围930厘米、胸径296厘米、冠幅22米。可谓石门古树之王。在壶瓶山现存的珙桐、光叶珙桐、钟萼木、银杏、红豆杉、 南方红豆杉属国家一级保护植物,是中生代、第四纪大冰川期留存下来的孑遗植物。这些“活化石”对于古地理、古气候、古生物以及地质学研究具有着重要意义。




地处维新镇重阳树村河边的一株重阳树,树龄1300年、树高20米、胸围720厘米、胸径229厘米、树冠24米。1935年下半年,贺龙率红二方面军驻扎在这里,整军70多天,扩充红军近万人。维新镇在这里建起了“重阳树红色文化公园”。在夹山镇汉丰村6组一棵古樟树,据今已有604年,这附近晓星山南侧有一座祟秀寺,1927年3月中共石门县委委员袁仁远在这里组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支队,是湘鄂边苏区南乡起义的策源地。新铺镇青狮岭村龚家溶有四棵相近的树龄近千年的樟树,2019年村委会集体投入40万元完善了大树保护设施,建成了公共娱乐场地、 村民幸福屋场、集体议事中心、农业技术讲堂。

“春色无高下,花枝自短长”。现存的每一棵古树名木都是一宗“活文物”。每一棵古树名木镌刻的历史年轮都蕴藏着无尽的乡愁,承载着人类前行的历史,点缀着民族文化的符号,在浩瀚的自然云海间默默地守望着蓝天碧水和一方净土。

石门县对分布在全县的古树名木进行了全面的普查,将每一株古树名木逐一编号,对其所在地点、权属、科名、属名、中文名称、别名、拉丁文名、树龄、树高、胸围、胸径、冠幅、地理坐标、管护单位或个人进行了翔实记载,编印成册。为了利用拓展这些成果, 展示古树名木的珍贵价值, 讲好古树名木故事,增强社会公众保护古树名木意识,营造保护古树名木的良好氛围,石门县林业局、老科协、诗书画影协会组织了“这方沃土长大树”的采风活动。会员们分工合作,对照《石门县古树名木保护名录》,选择150株有代表性的古树名木,顶烈日、爬高山、穿丛林,进行多角度拍摄,追踪式采访,艺术性创作。按照“一树一影像、一树一科普、一树一故事、一树一诗词、一树一书法”的创意,进行系统整理,编辑出版《石门古树名木志》。这是给古树名木立传,也是为石门发展赋能。这是一次守望绿色的义举,更是一场荫及子孙的善行。

绿树天成之道

树木是森林的主体,森林是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具有很高的生产力,蕴含着无穷的经济价值。森林从生产功能讲是巨大的原材料供应者,除生产大量木材外,还产出核桃、板栗木本粮食,油茶、橄榄木本油料,香椿、竹笋木本蔬菜,油桐、槭树防腐涂料,构树、桑树天然饲料等林产品,同时产出果品、茶叶、药材、食用菌、蜂蜜等各类副产品。上世纪中叶前几百年内茶叶、桐油使石门成为万里茶道的重要路段;近50多年来柑橘成为石门的主导产业;近些年来中药材、油茶、无患子、蜂蜜成为新型经营主体的优选产业。森林还是重要的能源来源,除直接用于能源的木材外,煤炭等化石能源大多是地质时期森林所固定积聚能量的产物。森林是历代文人墨客吟咏描绘的对象,能够给人提供游览观光 、休闲娱乐、净化心灵、感悟自然等精神享受,具有很高的人文价值和美学价值。可以打造植物景观,拓展园林产业,发展森林旅游。森林中树木叶片散发出芬多精,芬多精吸入人体可增加NK细胞含量和活力,增强人体免疫功能和抗病能力,使森林康养成为朝阳产业。




树木的价值更在于每时每刻都在永续发挥的生态功能上。科学研究表明:树木每生长1立方米蓄积,平均吸收1.83吨二氧化碳,释放1.63吨氧气。森林是陆地碳循环的碳库,具有重要的碳汇功能,在维持全球碳平衡,降低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减缓全球气候变暖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森林蕴含有极其丰富的种质资源,是人类社会的重要资源库。自然演进的森林复杂结构能够形成多样化的生境,在保育生物多样性,维持野生物种存续方面发挥着独特的作用。森林还具有保育水土、涵养水源、调节径流、防风固沙、净化空气和水源、调节小气候等作用。

时代呼唤着绿色发展。过去的60多年石油化学工业时代已经基本取代植物时代。这种取代在给予人们现代享受的同时也带来诸多时代难题。化学肥料农药农膜的使用,饲料添加剂、食品添加剂、化学洗涤剂、化妆品乃至化学医药等的广泛使用,造成水污染、土壤污染、食品污染和人类的健康安全问题。解决时代难题,只能依靠科技创新,利用自然世界提取生物制品取代化工产品,实现回归本原的目的。利用细胞克隆与组织培养技术可使现有濒危树种快速扩繁,为大量生产绿色制品提供充足的资源。植物提取物可广泛应用于医药、保健品。柑橘黄酮类物质对不同癌症细胞具有较好的特异性抑制作用。茶叶内含多酚类物质,有清除人体内自由基,加快生理代谢,促进色素排泄,抗氧化、抗衰老的作用。银杏提取物具活血、化瘀、通络的功效,还可用于健脑、益智、防治老年痴呆。红豆杉即为紫杉,其紫杉素和紫杉碱是有名的抗癌物质,对乳腺癌、结肠癌和肺癌等均有明显的抑制作用。紫杉提取物还有降低高血糖患者的血糖作用。因集观赏和药用于一身,紫杉被誉为“生物黄金”。植物提取物正广泛应用于生物肥料、农药,食品、饲料添加剂,洗涤剂以及化妆品。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正催生人们回归本原,追逐天地人和的绿色发展之道。

(作者为湖南省政府原参事、湖南省农业科学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