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梦臣|现代散文:峡峪河

作者:郭梦臣 来源:新疆自治区 发布时间:2022年02月08日



    我见过高山、森林和大海,见过高山上的流水始终与森林相伴,见过森林和大海上的飞鸟去与还。我见过戈壁,大漠和荒野,见过戈壁上的驼铃始终与丝路同行,见过大漠和荒野上的沙尘缠绵。在梦想跌倒又爬起的地方,我见过我的战斗,我的飞翔,我的世界……



    曾几何时,我的脚步已跨过大江南北,一不小心几乎就走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可是,有这样一条河,深深地牵动我的心弦;有这样一条河,狠狠地想让我游过它的对岸,看它美丽的花海,看它漫山遍野的喀斯特地貌,看它怎样滋润河两岸的石门土家族儿女,看它如何让边关的我魂绕梦牵。它,就是我故乡九渡河怀抱里的宠儿——峡峪河。


    峡峪河,一个富有江南山水气息的名字,也许地图上根本看不到它,但它静静地躺在九渡河怀里,它默默无闻却时时刻刻都在流淌甘甜,就在这个神奇的土家儿女聚居的大山里,亿万年来昼夜不歇。于我而言,它是我内心深处最特别的存在,也是我故乡的名片。

 

    峡峪河,碧水青山红岩,颜色相补,对比成趣。这条峡谷两边的山上有号称亚洲最大的野生腊梅群,翠绿的青山、潺潺溪水、红色的石头,形成美轮美奂的人间仙境。峡峪河系皂市水库渫水支流,位于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西北部太平镇竹儿岭社区境内,全程长约7.5公里。峡内高山对峙,一水中流,鹰鹞孤飞,人烟杳无。因只有到夏天正午峡内方能见到阳光,故又名夏阳河。明清时期这里称为细沙隘,系添平所十隘之一。峡峪河内有带传奇色彩的大自然溶洞,如传说中廖家天子和娘娘避难的天子洞、娘娘洞;义士和奸臣居住的万人洞、奸臣洞;以及穿洞、龙洞、涨水洞等等;这些洞与洞相隔,景与景相连。山上有绿树成荫的灌木林、笔直高耸的松柏林和漫山遍野的腊梅。每年的11至3月间,腊梅花争先绽放,傲霜斗雪,与春争色。据林业专家考证,这是世界上目前已经发现的最大野生腊梅群落。人置身其中,赏心悦目,流连忘返身临其景,远离喧哗,心旷神贻,流连忘返。更神奇的是这里的瀑布水量能随着我们的欢呼声加大流水量,隋取名为“虎啸瀑布”。关于峡峪河的传说还有很多很多,留待我们去见证…


    峡峪河,原始森林给它一帘清幽,它给世界一片葱郁,多少文人骚客将指尖的文字于墨香起舞,静看九渡河两岸百姓流年里的丝丝幸福。清清浅浅的心绪、琐琐碎碎的喧嚣,恋上了满园春色、摇曳着满怀清喜。我作为九渡河土生土长的土家娃,以九渡河的名字落墨,拈一滴峡峪河的花儿蕊间的清露浅浅润笔,笔下的文字悸动了呼吸,媚了眼眸,吟落心语。是啊,峡峪河平淡如水的日子,就像它连绵起伏的那些一路飘摇的瀑布烟雨,濡染了一抹淡淡的诗意,我们相遇完美的结局。我用一纸素笺写下它的美,它的傲,它的点滴痕迹,让那些错落的美丽在风中缓缓飘逸,握一缕阳光的暖意,玲珑水色听阳光轻轻私语,将心灵尘埃洗涤,红尘苍茫,随风万里,我只怀一颗素简的清心,安于当下庸常的静好,越过水色山光素馨绽放,温润了身心、明媚了自己,不忘初心。


    走过一些地方,总会记住一些东西。走过一片土地,总会留下一些印记。此刻,月夜深入浩瀚星辰。我从故乡走来,今天的我已随家国远去,峡峪河,我只能把明天留给你。


    峡峪河之名,清冷润目,滢滢有声;峡峪河之情,悠然疏懒,静谧深远;峡峪河之月,月光滴银,玉盘剔透;峡峪河之水,艳气四射,露缠珠滚;峡峪河之境,油壁香烛,顾盼生辉;峡峪河之外,朝看日出,暮看日落,心凝形放,冥合万化,雄鹰盘旋,心境开阔。


    故有感而发:峡峪河,从今天开始,我忘掉乡愁,而且,把故乡的月圆剪缺,托清风寄给你,绿叶,落在颓废山野,流水也可承载世界,风不用告诉我童年时光,它只会悄悄的来,吹醒沉睡的草,擦肩妖冶的春。从今天开始,我推开未来的门,洗一阙塞外的诗句 ,藏一幅季节的美,把生命交给你 让幸福走近我,躲在看不见的回忆 ,累了,皈依那雨那水那风 ,每一个驻足的空间 ,都是忙碌的日子 。我,一生穿越万水千山 ,啾啾欢跃,像一只舞蝶 ,飞跃沧海,觐见破茧而出的眷恋,笔下的墨韵落笔成痴,斜阳晚霞在五月赏尽江南,我不知春花,哪一朵里藏有你的情长。然,时光却可凝固心间,我用一生锁住深情的你我。


作者简介:郭梦臣,男,土家族,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人,1987年8月生。2009年参加公安工作,中共党员,职业警察。全国公安作协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