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一棵树

作者:张楠 来源:杜方松录入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6日



 

正值秋高气爽的时候,回了趟老家。与乡亲们坐在星光下,海阔天遥地闲聊。说到槐湾沟袁家垴上有棵三四百年的大树,都想去看看,现在长成了什么模样。

一场夜雨,淋湿了道路和草木,我以为他们不会来了,不想已年逾古稀的么叔和婶婶,拿着镰刀偏偏就来了。我们约上张榜玉从二垭湾直上。四十度的坡路上,荆棘纵横,靠镰刀开路前行。汗水湿透了衣背,手也磨出了水泡。终于跃上了我还是孩提时去过的地方。背靠天门垭,站在像大山鼻子的山嘴上往下看,两面是悬崖峭壁,整个卢山峪历历在目。白墙红瓦的房屋,座落在绿水青山之间,真有点仙境的味道。

在我心中,这棵树应该比现在的要大。么叔说,那大的好多年前被生产队砍了,只剩下这棵。我们一拉尺,腰围足有1.3丈,伸展的枝盘有40多米,看树龄应该有四百多年了。我们砍光了树四周的毛竹和杂草,拍照留影,也为再有人来,留点方便。

站在历经几百年风雨的大树旁,我感到了这里的空灵和神奇。这里是袁家住了上百年的地方。最上面的平地约有五、六亩,没长树木,被不知名的青藤覆盖。沿山向南,还有好大一块平地,过去都是熟地。这里有上、中、下三个屋场,水井的水还在外溢。可以看出这里曾经的火红。听老人讲,这里还是当年人们躲日军和躲被抓壮丁的地方。

下山时,我们是从卢山峪下去的。上面一段树已亮脚,路还能走。接近黄家时,路上长满了杂草。如果有一条公路上去,还真是一块与世无争的好地方。

回到山下虽然很累,而我脑海里,那美丽的风光总在闪现。耳旁百鸟鸣叫,山泉叮咚流响,放眼望去,甚至连整个仙阳的上游都清晰可见。如果把这里开发成一个景区,把三圣的传说和卢山峪的故事,在这里融为一体地展现,一定能丰富人民的生活,吸引很多人来这里感受神奇。

浮想之余,随写小诗一首,做为结尾。

顶天立地四百年,

冰封雪锁压不弯。

槐湾沟里有大树,

枝繁叶茂半山间。

 

 

 

(张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