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志亚诗词作品选

作者:卢志亚 来源:杜方松录入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03日

卢志亚诗词作品选

作者简介:卢志亚,男,土家族,现年六十三岁,石门县南北镇清官渡村人。从小爱好文学,从事教育工作多年,其诗歌散文在多家刋物发表。二0一八年获石门县现代诗大赛一等奖。余生把人做好,把诗写好。

 

 

 

你从燕赵大地走来

——献给全国扶贫英模王新法

你从燕赵大地走来

一身的风尘

要把

对党的忠诚

对国家的热爱

象种子一样

埋在这里

生长出一个美好的明天

把属于妻子女儿孙子的温馨

全给了薛家村的乡亲

用北方汉子的满腔热忱

暖和了这里的一方水土

用希望捻成的绳

将这里的村民紧紧地

拧在一起

你最大的心愿

是让这里的乡亲们都富起来

一个都不能落下

六十四年的生命尺度

丈量出一段永垂不朽的

人生轨迹

从燕赵大地走来的汉子

却再也没有回去过

全部的身心

都溶进了这片土地

谱写了一曲别样的

燕赵悲歌

 

 

 

思念

风霜染黄季节

一片飘落的思念

让心灵驻足

多少寒暑的侵袭

游子的心结

早已支离破碎

只想

让天边的孤雁

从故乡衔来一声长鸣

将沉封已久的心锁

打开

 

 

 

二月的雨

二月的一天

一阵雨

裹着严冬的气息

很密

很细

似乎很不情愿

从天空中

懒懒地落下来

是感到季节的舞台

到了它们应该上埸的时侯

要去扮演它们

应该扮演的角色

而那些树儿草儿

未必喜欢雨儿的到来

因为它们正在享受

一个冬天

给予的那份

宁静与安然

而这些

被雨儿的喧闹

生生地打破

还在慢条斯理地下

三五成群的人们

呼吸着被雨水

淋湿的空气

在火塘边

心安理得地坐下来

叭一锅旱烟

咂几口老烧

天南地北地扯淡

远古当今的掌故

将时日

很惬意地打发

 

 

 

我不想长大

那时

我很小很小

外婆有时对我说

天上住着好多好多的神仙

他们驾着五彩祥云

想到哪儿就到哪儿

千儿八百里

那是一眨眼的工夫

外公有时对我说

就在山的那边

有神奇的犀牛

用脑袋几撞

就能开凿出一条

若大的河流

灌溉着大片的农田和果园

奶奶有时候对我说

七月初七的夜晚

天上有许多好乖的仙女

陪牛郎织女跳舞

我只要大声地喊

我也是牛郎

就会有一位仙女下来

做我的媳妇儿

爷爷有时候对我说

天上有一颗文曲星

二月初三是他的生日

在这天给他敬香上供

他就会在梦里教我读书

让我一夜之间就能成为

一个大大的学问家

……

于是

我常常地

眺望着天空

眺望着山那边

想看到神仙驾云

想仙女下来做媳妇儿

想吃犀牛河边的果子

更使劲地做梦

好让文曲星教我读书……

可是后来

我却长大了

还时常沉浸在

外公外婆

爷爷奶奶

告诉我的

那些暖暖的甜甜的故事里

……

直到如今

我还在问自己

为什么要长大

真的

我不想长大

 

 

 

烟火人家

——写在石门改革开放四十年

梦很少的地方

有一些烟火人家

他们把滚汤的汗珠种在泥土里

就长出希望的花蕾

他们把喜怒哀乐

放在犁耙上

牛背上

和灶台上

一锅旱烟

一壶老酒

或是日子的全部

他们实在

快活

幸福的感觉

与天上的星星一样多

不时地灿烂着

满坡的山花

你听

一缕山歌

骑着风儿飘过来

挤垮了新扎的竹篱笆

……

毛主席共产党

让我们翻身得解放

搞改革搞开放

日子过得象天堂

……

那些幸福和满足

那些烟火人家

 

 

 

武汉,挺你!

在我爷爷的爷爷的时侯

人们就知道

武汉

你就与诗歌在一起

崔颢的一阙黄鹤楼

遂成了千古绝唱

而你

便路人皆知

在我妈妈的妈妈的时侯

人们就知道

武汉

你就与英雄在一起

武昌城下的辛亥首义

那么多的热血男儿

用鲜血和生命要铸就

中华民族的共和大同

从而

成就了你英雄之城的名号

永载史册

如今

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

岂能把你打倒

在你的身后

站着湖南的人民

山东的人民

上海的人民

全球的炎黄子孙

与你一起风雨同舟

共同退进

你看

八十多岁的老院士

用呕心沥血挺你

成千上万的白衣天使

用青春和生命挺你

无数的三军将士

用前仆后继挺你

还有不知多少的工人农民企业家

用无疆的大爱挺你

请你坚信

风雨过后

晴川之上的汉阳树

会更加葱郁

鹦鹉洲头的那片芳草

会更加碧绿

西飞陇山的鹦鹉

会重回你博大的胸襟

人们将更加惊叹

还是极目楚天舒

 

 

 

丰碑

            ——献给奋战在一线的白衣天使

也许你正在享受着一年来和亲人们短暂的团聚

也许你正准备着披一袭渴望已久的婚纱

也许你正憧憬着即将做爸爸的喜悦

也许你正在病床前为老母亲喂上一勺勺汤药

……

忽然传来令人惊悚的消息

武汉告急

全国告急

冠状肺炎正无情的侵吞着疫区人民的躯体与生命

国家一声号令

你就放下一切

义无反顾地扑向生死绞杀的战场

你有一百个可以不去的理由

却选择了一个必须去的理由

一个一个的你

用血肉之躯

筑起了一道道抗击瘟疫的铜墙铁壁

你们披坚执锐

将瘟神罩在疫区人民头上的魔网

硬生生地撕裂

纤细的双手

为疫区人民点起希望的光亮

瘦弱的双肩

为疫区人民扛起一片生天

或许

你们也害怕过

毕竟

和死神之间

近到只有一件防护服的距离

但你们谁也没退缩

毅然决然

共赴国难

用自己的生命

去拯救他人的生命

要病魔死亡

让人民健康

就是你们最大的念想

你们脸上被防护镜勒出的

道道伤痕

那是世界上最美的着妆

和最辉煌的勋章

望着你们在病房里

忙碌而又疲惫的背影

仿佛看到了整个中华民族的脊梁

那一个个的你们

难道不是

一首首英雄的赞歌

一座座时代的丰碑

 

 

 

       

            

你紧紧缠住行人的脚步

是否想和你一起

享受这里

暖暖的阳光

浓浓的花香

清清的鸟语

甜甜的清风

或是

想跟随行人的步履

去徜徉远方的风景

让自己驿动的心

驻守在一个

陌生而多彩的世界

我不知道

我想极力地读懂你

缠脚草

 

 

 

今天我无言

——致武汉疫区医院建筑工地的农民工

你们

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农民工

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平凡得不能再平凡

每天

用辛劳和汗水

拼命地堆砌自己的生活

一锅旱烟

半壶老酒

几个冷馍

也许就是日子的全部

歺风宿露

戴月披星

养家糊口

或就是你们人生的

唯一色彩

也为一些家长里短

生活琐碎

恶语相向

甚至拳脚向加

于是

你们就有了一个专用符号

农民意识

可就是你们

当国家需要的时侯

义无反顾

慷慨赴难

雷神山医院

火神山医院

……

在你们手下拔地而起

又一次刷新了

中国速度

当国家按规定

给你们发放工资的时候

却异口同声地说

国家有难

应当出力

有饭吃就可以了

要什么钱

反复做工作

还是坚辞不受

况且

那是用性命换来的钱

这点钱

对于那些开豪车住豪宅的人来说

微不足道

可背后的厚度

岂能用数字衡量得出

朴实无华的言行

却是惊天动地之举

是对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

最崭新的诠释

是对平凡与伟大的

最精确的评判

为国人竖起了一根

丈量人生高度的标杆

你们的举动

令国人落泪

令国人震撼

令国人振奋

令国人敬畏

若面对你们

我感觉自己太渺小了

渺小得

就象大海中的一粒沙子

今天

我无言

只能战战兢兢地

向遥远的你们

深深地

深深地

鞠一个躬

 

 

 

二月的雨

二月的一天

一阵雨

裹着严冬的气息

很密

很细

似乎很不情愿

从天空中

懒懒地落下来

是感到季节的舞台

到了它们应该上埸的时侯

要去扮演它们

应该扮演的角色

而那些树儿草儿

未必喜欢雨儿的到来

因为它们正在享受

一个冬天

给予的那份

宁静与安然

而这些

被雨儿的喧闹

生生地打破

还在慢条斯理地下

三五成群的人们

呼吸着被雨水

淋湿的空气

在火塘边

心安理得地坐下来

叭一锅旱烟

咂几口老烧

天南地北地扯淡

远古当今的掌故

将时日

很惬意地打发

 

 

 

 

从不想出人头地

努力放下身子

把自己藏在

大地的怀里

远离一切的浮华

与虚伪

一片阳光

几滴雨露

便可满足

甘心把清誉

毁在一只蛙的嘴里

却默默地为人们

满足一切的

渴望

 

 

 

崖前小瀑

瘦弱

纤细

既无雄浑

也不飘逸

没有人在意

你从哪里来

又到哪里去

你只用勇往直前

与粉身碎骨

去绽放生命的

壮举

字体: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