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长寿之乡 >> 夕阳余辉 ——见怪不怪:大山里一位七旬老人自掏腰包为民修路还自立功德碑

夕阳余辉 ——见怪不怪:大山里一位七旬老人自掏腰包为民修路还自立功德碑

作者:吴昌治 来源:老泥沙 山鹰录编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12日

 

 大山里的夕阳余辉(摄于后路坪村杨树垭)

   在湖南省石门县壶瓶山镇后路坪村,有一座壶瓶山镇唯一存在的屋桥,这屋桥其实还是解放以后才修建的。那时候,杨树垭和胜利两个大队(后合并称为后路坪村)的所有人到泥沙集镇,都要走这座屋桥。到泥沙集镇的路程也不过就二十来里,送公粮、卖派购猪上街,然后挑一担化肥回到大队,往返就可得一天的工分。这屋桥的位置正好是单边路距的中间,加上这屋桥位于峡谷,十分阴凉,所有过路人总要在这屋桥上乘乘凉、歇歇脚,所以这屋桥留下了后路坪村人太多的记忆和故事。

后路坪村屋桥

 

这桥上的标语说明   当时该屋桥是后路坪村村民上街的必经之路

     大约在十多年前,后路坪村百分之九十九以上但又不是百分之百的人却不走这座屋桥了。原因在于泥沙集镇到平洞村先通了公路,之后又从平洞村到咸泥村通了公路,再之后后路坪村就接通了从咸泥村上街的公路。公路是通到街上了,可这路叫作“下津市绕牛鼻滩”,绕到一边去了,本身只九公里的路程却变成了十九公里。没办法,坐车总比人走快呀!

       为什么说后路坪村只百分之九十九以上而又不是百分之百的人不走那座屋桥了呢?因为还有这样一个住户,他家就住在那屋桥的上方不远,他要反着方向走几公里路到后路坪去搭车,还不如顺着方向走不到两公里路到姬堂峪村搭车方便。所以那座屋桥后来就成了他两老夫妇走的屋桥,因为他家就四个女儿都嫁出或迁出了,

守家就她们俩位老人

 

   这俩老的四个女儿,过得都很好,其中还有一个女儿在外地政府部门任职,照理说,俩位老人完全有条件搬出大山,因为她们的四个女儿是再也不会回到这山里来长住了。但是,这人的想法往往出人意料,她们不仅没打算搬走,而且还自掏腰包十三万多元,修通了从他家接姬堂峪村上街的1.2公里土公路。修通这段土公路,也不是说想修就那么容易,第一个难题就是要做好公路必经之地占用十多户村民山地问题的思想工作,让他们把修路的地给让、或换、或买下来。第二个问题,虽然是自己投钱,但钱必须用在刀刃上,精打细算,除了请挖机的费用外,其余的人力活,就由自己俩老承担。为此,他与老伴俩人上山测路线,起早摸黑砍路渣、清路障。然后就是自当指挥,用挖机开路基,老伴在家弄饭并送上工地。当地农村有一句俗话,叫“修屋造船,日夜不眠”,何况还是修一公里多山公路呢? 可想而知,她们俩老为修这路该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啊!但这路她们居然修成了。有了这段土公路,还存在一个养护问题,仅下大雨排山水、清淤沟,一年都要用多少时间,所以常年能在这路上见到他们俩老的身影。

      正因为有了他修的这一段土公路的基础,从而更加激发了全后路坪村人想乘势完全拉通全村经他修的这段路到街上的近路,因为这路一通全村人上街可近十公里,缩短原经咸泥、平洞两村上街公路的一半以上路程。2019年,这路经扶贫助力完全修通了而且还变成了水泥路,全后路坪村人从此再不要“下津市绕牛鼻滩了”!



 

字体: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