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远双作品集

作者:不详 来源:山鹰选录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4日


徐远双老师简介: 徐远双      土家族      转业军人     中专学历     中共党员
      1947年6月出生于湖南 石门县,1965年12月应征入伍,1985年1月转业于湖南石门县交通局从事公路桥梁工程专业技术和县乡地方公路管理工作,为路桥专业高级工程师资质。2007年6月退休,主任科员待遇。
服役期,个人带领分队荣立集体三等功和个人三个等功;在地方,个人荣立三等功一次,历年分别被评为县、市、省部门先进工作者,并被湖南省交通厅评为县乡公路工作者,湖南省公路管理局评为县乡公路工作先进工作者。自2002年至今先后为县、市、省诗词学(协)会会员、中华当代文学学会、中华文学艺术家协会、世界汉诗协会、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曾被世界汉诗协会技术评审委员会核定为国际二级诗人。个人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有《蛐愫_天鹅芦蓬吟》诗集

习临唐颜真卿《勤禮碑》楷书碑帖立轴(全开)14幅



逝水流云诗文画轩

邀你吟诗 品文 赏书画

作者 | 徐远双                 栏目 | 书画艺术

编辑 | 逝水流云     后期编排 | 西窗红柳




颜真卿《勤禮碑》原文(部分)


唐故秘书省著作郎、夔州都督府长史、上护军颜君神道碑。


曾孙鲁郡开国公真卿撰并书


  君讳勤礼,字敬。琅邪临沂人。高祖讳见远,齐御使中丞。梁武帝受禅,不食数日,一恸而绝。事见梁、齐、周书。曾诅讳协,梁湘东王记室参军。文苑有傳。祖讳之推,北齐给事黄门侍郎,隋东宫学士。齐书有傳。始自南入北,今为京兆长安人。父讳思鲁,博学善属文,尤工诂训,仕隋司经局校书、东宫学士、长宁王侍读。可沛国刘臻辨论经义,臻属屈焉。齐书?黄门傳云:集序君自作,后加喻岷将军。太宗为秦王,精选僚属,拜记室参军,拜仪同。娶御正中大夫殷英童女,英童集呼颜郎是也。更唱和者二十余首。温大雅傳云:初君在隋,与大雅俱仕东宫。弟愍楚与彦博同直内史省。愍楚弟游秦与彦将,俱典秘阁。二家兄弟,各为一时人物之选。少时学业,颜氏为优。其后职位,温氏为盛。事具唐史。君幼而朗晤,识量弘远。工于篆籀,尤精诂训。秘阁司经史籍,多所刊定。义宁元年十一月,从太宗平京城,授朝散正议大夫勋,解褐秘书省校书郎。武德中,授右领左右府铠曹参军。九年十一月,受轻车都尉兼直秘书省。贞观三年六月,兼行雍州参军事。六年七月,授著作佐郎。七年六月,授詹主簿,转太子内直监,加崇贤馆学士。宫废,出补蒋王文学弘文馆学士。永嶶元年三月,制曰:具官。君学艺优敏,宜嘉奖擢。乃拜陈王属,学士如故迁曹王友。无何,拜秘书省著作郎君与兄秘书监师古,礼部侍郎相时齐名。监与君同时为崇贤弘文馆学士,礼部为天册府学士。弟太子通事舍人育德,又奉令于司经局,校定经史。......
















诗词新作

五律(新声韵)· 龙抬头日战友家小集所哦

2018年3月17日正逢国都全国两会圆满成功几战友应邀

兴会于闫先桂家即兴草之乎

作者:徐远双

(芦蓬一蛐)

  春雨挂天帘,

  应邀赴墅园;

  登门频拱手,

  见面尽开颜。

  仰颈觞音妙,

  推杯酒兴酣;

  何言身已老,

  辕外可听宣。


 

诗词新作2

五律(新声韵)·戊戌两会吟

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国政治协商会议胜利召开

成功所作

作者:徐远双

风雨酿春芬,

曦光九域新;

鹏鸾天阙集,

钟鼓法音甄。

梧主登高展,

众心放远奔;

江山花烂漫,

神匠诞于民。

 

凤凰台上忆吹箫 · 戊戌新年忆廿载军旅测绘生涯感怀

o一八年二月戊戌孟春作于石门楚江镇天鹅芦蓬斋

作者:徐远双

飒爽当年,英姿正茂,红星闪烁彤光。环宇内、纵簘弄笛,绢墨丝簧。裁剪长空叠影1,琴案上、行马由缰2。天帷际、踏浪听风,夜沐清商3    芳颜曾几依旧,今非也、青峰搽遍银霜。看屏里、凌霄宴我,抚弦吟觞。忆起曾经履历,想来是、案牍深藏。至如此、长箫慢曲悠扬。

1 长空叠影:军事地形图之航空摄影具有1/2以上重叠部分的以配置成地形立体相对的图片,简称立体相片。

2 琴案上··· :在航空摄影相片资料上,进行野外地形测量实施规划。

3 天帷际··· 指军事航空摄影地形测量战士野外作业在白天黑夜里的情景。

 

    

原韵学和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李文朝将军大作《戊戌咏春》

徐远双

o一八年二月戊戌孟春作于石门天鹅芦蓬斋

抖却寒酥换素身,披将翠羽转冰轮;

张眸大野开云锦,返首高台稳舵人。

雨洗神州梅织梦,风清寰宇犬迎春;

浮霾岂拒天霞暖,缀露甘图物化新。

 

 

  

简 述 诗 画 共 寓 谈 点 染   

石 门 老 年 大 学 诗 词 研 修 社    徐 远 双

20171120日修改稿

   

    古往今来,诗(含词)与画都是相互关联、映衬、融汇的。可以说,凡古今诗家词客,所创每一首(阕)诗或词作之含义,都是一个或多个的水墨画画面,而每一幅水墨画画面之含义,又都是一首首绚丽多彩的诗篇。因为,诗(含词)与画同具文学含义。其创作手法,都是同样地使用点、染之法。只是,诗(或词)的“点”、“染”用的是文字,而画的“点”、“染”用的是笔墨。

一、画的笔墨点染含义是诗

画含情志。那么,情志的语言在笔墨里是点染的诗。《毛主席去安源》这幅诞生在上世纪中期的彩色油画,是一幅矢志改天图治、换地创新的人物画。从环境构图到人物的刻画,从皴色自然到点染背景,其情志展现的是“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和“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的思想境界,其内涵

1

就是:决意整改天地、刷新日月的诗章。一个高屋建瓴,叱咤风云的弄潮儿,“冷眼向洋看世界”时,展现出的“任凭风吹浪打”,“胜似闲庭行步”,是拓荒者创写时代历史的心潮呐喊。又如《开国大典》这幅画面,描述的是历代仁人志士前赴后继、死而后已,经过血与火的洗礼,摧毁了五千年的封建枷锁,而矗立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块世界丰碑。其点染刻画的是:“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和“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醒世黄钟曲,凤台横箫诗。

二、诗(含词)通过文字点染成画

画含情志,诗尤如是。无论是山水诗,还是咏物词,它所点染出来的,都是一幅幅别开生面的、源于自然又超脱自然的珍品画。

1、首先看古典诗词: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虽然表现的

是诗词文字,可实际展示的是一副闺春图,一副婉约画。2

你看,四面春风吹拂,挑拨着闺墙内的一个“姑娘”(红杏),她按赖不住寂寞,也顾不上别的什么,踮起双脚,终于把头伸向墙外,露出了含春的面容。“红杏枝头春意闹”、“千里莺啼绿映红”······等等,亦然。

2、再看两首现代竹枝词:

之一

“高山岭上一桃园,妹在花间倚阁栏;双目遥凝云极处,佳期喜近望郎还”。诗的文字所描绘的是一幅“山

中桃花女,云外望郎图”。这首词前二句首先点出了云雾山中桃花阁里有一个倚着阁栏的花季女郎。后二句渲染出倚在桃花阁栏处的花季女郎,满怀在佳期临近的急切心情,长望远方准郎早早到来,圆满姻缘的水墨画。

其二:

“高山岭上望桃园,郎驶皇冠尾扭烟;百折千回来

会妹,三阶两跨入香帘”这又是一幅未婚准郎千里迢迢

疾驶桃花阁,通报新婚迎娶佳期的一副“山野皇冠忙送囍”的动情画图。瞧,开头“高山龄上望桃园,郎驶皇

冠尾扭烟”两句,点出了一部奔驰在蜿蜒曲折的盘山公3

路深处的皇冠牌高级轿车,恰如其人一般“跑得”喘着粗气、冒着青烟的图景;后两句“百折千回来会妹,三阶两跨入香帘”进一步渲染出了,皇冠牌高级轿车来到桃花阁前还未停稳,未婚准郎就已“三阶两跨”地奔入到未婚妻的闺房,通报婚娶佳期的生动画面。

通过以上例证和诗作故事,说明诗的内涵是画,画的解读是诗的诗画说,颠扑不破。

三、诗词创作需要点染

诗词若无“点意”,则系一堆散乱文字;诗词若无“染情”,则是一桌无酒宴席。2016年《中华诗词》第四期“当代诗话”栏目中,刊登了张其俊先生发表的“‘诗中有画’说‘点’、‘染’”的文章,引用了古代文人“诗画本一律”之观点,笔者完全认同。诗(含词)画有共性,是说画的创作是靠笔墨“点”、“染”。而诗(含词)的创作,则靠文字“点”、“染”。张先生的诗词点染法是用“表意语”“点”意,用“表情语”“染”情。且“表

意语”要“点”在前,“表情语”要“染” 在后。还有,

 4

“表意语”和“表情语”中间不得有他语相隔。如果在一首诗(含词)作品中,用上一重或几重的先“点”、后“染”创作技巧,其作品将会“余韵悠悠、颇耐回味”。如何运用“点”、“染”之法进行诗(含词)创作?张先生引用了当代著名词学家夏承焘先生的一段话,他认为:“在诗歌里,凡是把表情语放在表意语之后的,易见精彩,若倒置,便减色”。先生所言,点染点染,无论是画作还是诗作,都应以“点意”在先,“染情”在后。否则,便大失其色,且毫无点雅。不过,古人的诗作中,并非尽此。

在诗(含词)创作中的“点”、“染”关系,若换一个角度来理解,就是“赋、比”与“兴”的关系。“赋”、“比”,就是叙事表意,即点;“兴”,就是因事寄情、因景寄情、因物寄情,把情寄于所点之事、景、物上。

何谓“点”、何谓“染”?网络上说得好。所谓“点”,就是点明。即将所要抒发的情感,要说的道理,一语点

明,使读者有一个总体的认识。所谓“染”,就是渲染、

烘托。即以其具体点明事物、景物而生发的情感烘托出5

来。我认为,所谓“点”,有如龙之点睛,点出其心机;所谓“染”,就是用文字“泼墨”表象,营造氛围。点”、“染”是两个同时存在的联袂体。有“点”,必有“染”,二者不能孤立出现。从抒情的主次关系看, “点”是主旨,“染”是为点服务的。从抒情的角度看,“染”“兴”于“点”,其层次是叠加的,相衬、相融的。“点”、“染”的含义很广,途径多种,形式多样。下面选录一些个例,供大家参考。

(一)、点染类型:

1、按先后(点染的“位置关系”)次序分

先点后染:

即先点出其写作目的或诗歌主旨,然后再从不同角

度进行渲染。例1

《望江南》   李煜 · 南唐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他是先用“多少恨”来点明全词主旨,以“梦魂中”点明所写之景都是梦中,都是故

国家园之景之人之事。以“旧时游上苑”之“车如流水

6

马如龙”和“花月正春风”来渲染梦中最快意的时间和空间。同时,来借以反衬主人公此时的亡国之恨。

先染后点:

即先从不同角度通过写景、叙事、状物、赋情,然后点明主旨。此法,在前面的引用文段里提过,不识为佳。但在创作中,有此取法。例2

《声声慢》  宋·李清照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生一个愁字了得。”此从黄花无人摘、独守难耐,梧桐更兼细雨三个角度来渲染出了“怎生一

个愁字了得”之“愁”的孤寂情思图。

2、按点染之间的因果关系分:

  

即染的内容与点的内容在其情感的方向上是一致、

并列、递进的关系。例3

《摸鱼儿》(下片)  宋·辛弃疾

“长门事,谁拟佳期又误,娥眉曾有人妒。千金纵7

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中“闲愁最苦”,“点”破前文。“休去倚危楼,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即从正面渲染“闲愁最苦”之旨。

  

即染的内容和点的内容,在其情感方向上相反。以对比、对照之反衬手法,使其所抒情感撼动读者。例4

《破阵子》 宋·辛弃疾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

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该辛词前九句皆染。仅其结句(第十句)“可怜白发生”是“点”。该词一开头就以主人公(或许作者自身)少年时挑灯看剑、吹角连营、五十弦翻,沙场点兵,“赢得生前身后名”之万丈豪情,从反面渲染的是:到如今,功未成,名未就之“可怜白发生”的怆然落泊图。

(二)、诗作中点与染的判断之法

8

四种判定法(仅供参考):

    1、从虚实角度判定

诗作,无论是律诗,或是曲子词,还是散曲,其中必定体现出“点”与“染”之特色。如何判断呢?就是从虚实构想的角度来判断其“点”和“染”在作品中的体现。那么,“虚”表现在作品中的内容是什么?即作品描述之现象。亦即:“虚”为“象”。凡以表象词组或句子来说明诗作之旨的内容即为“染”;那么,“实” 表现在诗作中的内容又是什么呢?即作品的主题、主旨。亦即“实”为“旨”。凡显示作品题旨的表意词组或句子

内容即为“点”。那么,凡作品中存在表象和表意词组或句子结构的,就是诗词的“虚实”点、染判定法。

且看《塞上听吹笛》(唐  高适):“雪净胡天牧马还,明月羌笛戍楼间。借问梅花落何处,风吹一夜满关

山。”首先,须知“梅花落何处”之 “梅花”,实指笛之

曲名“梅花落”。何以见得?因为其诗题为“塞上听吹笛”,并未言观梅。所以,该诗之题,则为“点”。而“风吹一夜满关山”句则属“听吹笛”时之想象,当为虚拟,乃

9

为“染”。即以“虚”拟“梅花落何处、一夜满关山”染塞上笛声“梅花落”之“实”。

2、从取法方式判定

诗作之点、染除了从“虚”、“实”表述角度考虑外,也可从取法方式上来判定。若某诗作是以议论方式直接抒情来“点”,而以叙述描写之法来“染”者,则宋·秦观《减字木兰花》“天涯旧恨,独自凄凉人不问。欲见回肠,断尽金炉小篆香。黛蛾长敛,任是东风吹不展。困倚危楼,过尽飞鸿字字愁”中之“天涯旧恨”句,则是

该诗作的直接抒情。即为“点”。紧接着以“独自凄凉人不问······”到“过尽飞鸿字字愁”句,是为“天涯旧恨”句以具体叙述和描写的议论方式来渲染,亦即“染”。

3、从句群结构的表意关系判定

“句群结构的表意关系”是指诗词作品的一首或一

阕当中在句群结构上总与分的关系。亦即总论或总说为

“点”,分述或分说为“染”。

毛泽东的《七律·长征》从该诗句群结构的表意关系上看,其首联起句“红军不怕远征难”总领了该诗红

10

军万里“长征”之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是该诗之总说,乃为“点”;其余七句则是为其所“点”:“红军不怕远征难”句的分述或分说,即为“染”。

    4、关于“点”所设位置的参考

一般说来抒情诗词的点、染位置设置是没有一成不变的固定点位,但有定式。

以诗而言,其“点”位,可能是在诗的首联(或首句)部位,也可能是诗的尾联(或末句、或结句)部位,还可能是诗的颔联或颈联部位。其“染”则紧随其位。

以词而言,他可能设在词作的片头,可能设在词作的片尾,还可能设在词作的过片开头处。

一是“点”设在词作片头

南唐 李煜词《望江南》(单调):“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之“多少恨,昨夜梦魂中”句为言情之旨,乃为“点”。此即为将“点”设在词作的片头。其“染”则紧随其后。

二是“点”设在词作的过片开头

宋 柳永《雨霖铃》下片:“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11

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之“自古多情伤离别”句,乃词作抒情的明“点”。“点”明伤情在离别。该句处在下片的开头处。所以,该作之“点”就设在过片开头处,“染”随其后。

三是“点”设在词作片尾

  李清照《声声慢》下片:“······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词中,“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句是对该片从一开始就极尽渲染之能事,以先“染”后“点”的手法,在其片尾的结句处,用一个愁字“点”出了她“寻寻觅觅······雁过也,正伤心”的孤凄之情。

 


        汉宫春、瑶台乐
贺太平镇中心校荣登诗教先进单位红榜
             作者:徐远双
               (芦蓬一蛐)
  秀水环门,
     此回龙学府,
  儒子琴台。
        新潮备兼尔雅,
   韵士情怀。
   天之大任,

 灌初心、
    扶养梁材。
  输正量、
     传承国粹,
           荆川绿满虬槐。

         沱水轻舟东去,
     载诗童赴考,
  金榜归来。
        穿山千卷经乐,
 万世芬莱。
  雄鸡引项,

喝喝喝、
  玉錾琼垓。

龙峒裔、
   心凝国梦,
         诗乡如此多才。

采桑子.梅园情
缅怀敬爱的已故总理周思来
              作者:徐远双
                (芦蓬一蛐)
                     一
     当年老燕梅园绕,
     寻觅恩来。
     未见恩来,
     雪覆梅花万里哀。

     今朝又是东方晓,
     冰锁梅开。
     春破梅开,
     难锁绵绵百姓怀。

                  二
     接天翡翠神州俏,
     累了恩来。
     走了恩来,
     一砚清风一片哀。

     春霞镀满兴邦路,
     众甚颜开。
     翁亦颜开,
     不尽拳拳赤子怀。

老年学苑诗词作品
    作者:徐远双

五律 、椿龄学子还童乐
       大地淌琼波,
       枫林爱晚歌;
       琴棋书画舞,
       弹拨唱吟哦。
       雪妪何言老,
       霜翁尽乐呵;
       七旬童子步,
       八秩后生哥。

 

卜算子 、秋枫咏
      作者:徐远双
    

     赤膊斗寒冬,潇洒凌空傲。岁岁燃烧扮秋枫,扶起黄花笑。
     昔日唱山中,今咏黉城堡。十月阳光拌火浇,返老还童俏。

       

七      绝
原韵奉和权支君大作
     《剪刀峡有感》
      作者:徐远双
    

     仰目剪刀峡色新,
     虔心耿耿祭忠魂。
     杜鹃胜火先烈酒,
     绿草茵茵裕大坤。
      

七 绝 、咏鸥
        作者:徐远双
    

     骇浪惊涛搏五洲,
     披风斩雳笑天头。
     牵流泻瀑千年泽。
     滋圃荣荫万古秋。

   

天净沙 、仙坛乐
题朱普庆摄《高山云海耕田人》照
      作者 :徐远双
    

琼山翠海农家,天坛镜上犁铧。蓑影挥鞭绣画,老犍悠雅。漪音胜扶琴笳。

    

  七绝 、思
清明之际深深怀念我国已故开国总理 周恩来
        作者:徐远双
   

     清明时节雨纷纷,
     又是海棠思故人。
     满腹人间黎庶事,
     还寻旧影吐心音。

  

水调歌头、柳叶湖行舟
          作者:徐远双
    

     极目轻霾薄,
     啧啧朗天殊。
     我欲成仙远去,
     难舍柳湖沙月,
     司马阁前书。
     浪酿桃花酒,
     瓢舀洞庭鱼。

     刘郎渡,
     渊明著,
     渚间凫。
     千帆镜里湘绣,
     云在水中浮。
     身儿行舟云里,
     梦在摇篮飘逸,
     水天共心舒。
     子在舟头咏,
     正好与君居。

       

  念奴娇
缅怀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领袖毛泽东逝世 四十一周年感赋
      作者 : 徐远双
  

   悠悠万世,
   称王者、
   都令犴澜横溢。
   仅是昙花,
   才一现、
   几点荒丘孤立。
   莽莽昆仑,
   渊源北斗,
   磅礴东方极。
   韶山冲里,
   星星之火红帜。

   凭尔风卷残云,
   高天雷电滚,
   洞庭调汐。
   滑血双亲相陨却,
   失了天伦亲密。
   风雨钟山,
   长安惊世语,
   中华新立!  
   星垂千古,
   公心仍佑昌吉。

 

念奴娇 、风华十九
中共十九届全国党代会胜利召开感赋
       作者:徐远双
   

    灵仪问世,
    乱云里、
    背负昏天残月。
    望断神州,
    悲混世、
    召唤跌鸾众杰。
    展翅扶摇,
    披波斩浪,
    沐浴昆仑雪。
    六盘诗雅,
    长城旌帜声烈。
    
    弹拨天籁琼音,
    更延河大吕,
    狂飙三叠。
    白雪阳春,
    方十九、
    笑对阴晴圆缺。
    刬却残云,
    翺游银汉际,
    美声和悦。
    人寰仙宇,
    天娇芳艳超绝。



字体: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