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诚:我站在塔尖,希望有人超越我

作者:人民网 人才网责任编辑:权娟、李放 来源:人民网(山鹰选录)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0日

作为新中国第一代神经外科专家,王忠诚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完成开颅手术上万例的人,至今仍是世界神经外科手术历史上5项世界纪录的保持者。不善言谈的王忠诚说:“如果我算是站在神经外科金字塔塔尖的话,真希望有人能超越我,而且最好是中国人!”

  王忠诚属牛,本命年的他获得了一生中最重要的荣誉:2009年1月9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的主席台中央,胡锦涛总书记把大红的2008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的获奖证书交到了王忠诚那双上万次打开病人头颅的手中。

  从医60年、新中国神经外科创始人之一、保持神经外科多项世界纪录、唯一获得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最高荣誉奖章”的中国人,北京天坛医院名誉院长、中国神经外科研究所名誉所长、中国工程院院士。84岁的王忠诚,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忠诚地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为中国医学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大学6年,他打过零工,押运过煤,当过家教

  王忠诚1925年12月出生于山东省烟台一个普通劳动人民家庭,由于家境贫寒,全家10多口人中只有他一人有幸迈入学堂,他在家乡念完初中后凭着勤奋和聪明,以优异成绩考入了著名的北平汇文中学读高中。不久便成了学校里的高材生。

  “校长,我申请退学。”1942年的一天,王忠诚找到校长说。

  校长感到非常意外,“为什么?还差半年就高中毕业了,你不是准备报考大学吗?”校长深爱两年前从山东考入本校的这位高材生。

  王忠诚掏出一封家书,原来家里生活困难,父母无法供他继续上学。王忠诚走了,回到家乡当了一名小学教师。

  一年之后,他突然接到汇文中学的一封来信。王忠诚用发抖的手急切地拆开信,信是校长亲自写来的。信上说:“回来吧,学校已决定破例让你免费就读。希望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将来成为国家栋梁之才。”真是喜从天降,王忠诚激动得热泪盈眶,第二天就返回了汇文。半年后,他以优异成绩毕业了。

  高考在即,为了不使自己落榜,王忠诚采取了“广种薄收”的方法,他一气同时报了几所大学,谁料榜榜得中。于是,读哪所大学竟成了他颇费思忖的难事。然而,他又不得不为自己眼前衣食无着的窘境所困扰,囊中羞涩最终使他选择了食宿有靠的北平医学院医疗系就读。

  1944年至1950年,这6年的大学生活是他人生中最为蹉跎的岁月,为了生计,他打过零工、押运过煤、当过家教,干过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苦差事。即便如此,还常常是食不裹腹、身上衣单……艰苦的生活并没有影响王忠诚的学业,他以优异的成绩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毕业后,他分配在天津总医院外科任住院医生。

  头部中弹的小战士牺牲了,他立下志愿:一定要当一名神经外科医生

  新中国成立后,抗美援朝战争就爆发了。1952年,年仅26岁的王忠诚担任了天津医疗队一组组长,赴中朝边境吉林洮南县,在临时搭建起的两栋土坯房屋里救治从前线下来的伤员,这个偶然的医疗队对他后来走上神经外科道路起到了关键作用。

  在那段时间里,王忠诚和他的战友们夜以继日地抢救着伤病员。

  一天,有名头部中弹的小战士被送到了王忠诚的手术台上。小战士神志昏迷中还在竭力高呼着:“为了祖国,冲啊……”然而,望着颅脑损伤的小战士,王忠诚和其他大夫却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最可爱的人”被死神夺走了生命。这时,王忠诚的心一下子变凉了,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从那一刻起,王忠诚就立下志愿:一定要当一名神经外科医生。

  1952年,卫生部在天津筹建神经外科研究组,王忠诚从朝鲜战场回到天津后马上加入了这个研究组。不久,我国第一个神经外科医院在北京成立,他也随之调到北京,投入到了我国第一代神经外科的创建工作之中。

  上个世纪50年代初,中国神经外科事业落后国际先进水平近30年。致力于开拓这个事业的王忠诚,手中甚至连一个颅脑实体标本都没有,是他和同伴们到郊外的乱坟岗里寻找头骨,消毒后制成了头颅标本。

  当时医院的防护设备非常简陋,就连防护用的铅围裙也很少,有时他们完全暴露在放射线之中。王忠诚做一次脑血管穿刺的Ⅹ光验证,所吃放射线的剂量就相当于做胸透大夫几个月吃线的总和。由于超大剂量反复多次接触射线,王忠诚的白血球降到了4000以下。脱发、牙龈出血、体质大为减弱,他先后6次患肺炎,其中有一次两侧肺炎、胸腔积液,呼吸困难,险些丢掉性命。至今,王忠诚的白血球仍低于正常值。

  7年间,王忠诚共积累了2500多份脑血管造影资料,于1965年出版了第一部《脑血管造影术》医学专著。这本书的问世,使中国的脑外科检测技术一步跨跃了近30年。

  一次次创造出世界神经外科上的奇迹

  神经外科是世界医学领域中最活跃、最年轻的学科。

  1985年7月30日,河南省新乡市17岁的颅内动脉瘤患者赵拴柱被抬上手术台时,出现了预想不到的瘤体破裂出血的险情。按照国内外医学惯例,遇到这种情况就要放弃手术。可王忠诚不甘心,他要用百分之百的努力去找回百分之一的希望。他果断地说:“立即开颅!”

  颅骨打开了,鲜血喷涌而出,王忠诚一惊,按常规手段无法止住这样的大出血。他镇定了一下,出人意料地将两个手指伸进颅脑,凭着经验和手感,准确地探询到破裂处,堵住了出血点。5个半小时后,一个9厘米,世界上直径最大的颅内动脉瘤被摘除了。

  1997年秋,一位偏瘫患者需做小脑血管吻合术,这是一项难度很大的手术,国内尚无先例。他的难度是用很细的针将两根比火柴棍还细的血管缝好,而且针距要均匀,为了掌握这门技术,他曾多次在小鼠颈部和兔子耳朵上做试验,通过大量动物试验他熟练地掌握了这门技术。

  手术那天,王忠诚端坐在手术台前的圆凳上,透过花镜和10倍的外科显微镜注视着手术部位。病人手术部位很深,通道狭窄,需吻合的血管比火柴棍还要细,血管壁薄如蝉翼,又很滑,极易破裂。王忠诚钳起比绣花针还细的缝合针,憋住气,校准进针点,果断进针,一针、两针、三针……10针竟缝了好几个小时!

  1981年,王忠诚选择了当今世界最前沿的课题——脑干肿瘤进行研究,开始攀登新的高峰。1994年春天,王忠诚再次创造出了成功切除脑干多发性肿瘤手术的奇迹!

  像“国内首例”、“世界首创”的手术,王忠诚成功地做了一例又一例,他凭着扎实的理论基础、娴熟的技巧,大胆创新,不断地向威胁人民健康的疑、难、重症探索。

  “病人的生命比我的面子更重要”

  他常说:“只要我拿起手术刀,就要不停地为病人去掉身上的痛苦,千万不能割断与人民的感情。”这句话,不仅浓缩了王忠诚一生的高尚医德,而且也表达了一个共产党员对人民利益的理解。

  一天早上,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动王忠诚和他老伴。打开房门,一位60多岁了农民老汉跪在门口着急地说:“王院长,请您想办法救救我的儿子。”王忠诚急忙把他扶进了屋。这位老汉的儿子得了重病,整天昏迷不醒,当地县医院诊断是脑肿瘤。当地的医生对他说:“快凑钱去北京吧,天坛医院的王忠诚大夫能治这种病。”

  于是,老汉借钱来到北京。见到王忠诚,老汉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王忠诚握住老汉的双手,轻轻地把钱推回到老汉的怀里。老汉扑通一声跪倒地上:“您不收这钱,俺就不起来。”

  看着老汉那求命的眼神,王忠诚赶紧说:“好,钱我收下了,您就快起来吧。”

  那天手术持续了6个多小时,见疲惫不堪的王忠诚走出手术室,老汉急忙迎上前去。没等老汉开口,王忠诚就说:“手术很顺利,请放心吧。”脱去手术服,王忠诚来到病房,从衣袋里掏出了那沓钱,还给了他。老汉说:“你救了我儿子的命,又不要钱,我一辈子心里都不安啊!”王忠诚微笑着说:“老兄弟,我收了您的钱,您安心了,那我可就心亏了。”

  时至今日,王忠诚鲜花满怀,锦旗无数,名扬天下。颅内手术,险象环生,失败随时都会发生。作为大名鼎鼎的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忠诚是否会回避那些可能给自己辉煌的医学生涯留下阴影的难症呢?

  1997年6月,王忠诚到深圳为一名患者会诊。病人大面积脑水肿,生命垂危。用药物脱水,病情可缓解。可患者年老体弱,肾功能严重衰竭,用药则会导致旧病未除新病又添。王忠诚决定用“去骨瓣减压法”实施手术。虽说手术并不复杂,但是由于病人身体状况极差,随时可能死亡。助手吴中学担心病人会死在手术台上,这样会给王忠诚抹黑。便向老师建议手术由他来做。王忠诚明白弟子的心思,反而说:“病人的生命比我的面子更重要。”结果,手术成功,病人转危为安。

  他曾不止一次的在全院职工大会上讲:“作为一名医生,任何时候都要为病人争取生的希望。” 面对当前医务界存在的一些不良风气,他经常语重心长的对学生讲:“医生首先要有医德,手术刀是为患者服务的工具,如果借手术刀来为个人谋取私利,那就不配做医生。”

  目前世界上唯一完成开颅手术上万例的人

  作为新中国第一代国际著名神经外科专家和我国神经外科事业的创始人之一,王忠诚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完成开颅手术上万例的人,至今仍是世界神经外科手术历史上5项世界纪录的保持者。

  他既是一位艰苦奋斗、不断创新,为把我国神经外科提高到国际先进水平而不懈努力和实干的科学家,又是一位运筹帷幄、高瞻远瞩,努力提高发展我国神经外科,气慨非凡的战略家。他以战略家的远见卓识为建设和发展我国神经外科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

  早在1974年,他就向北京市委、市政府进言:建一个具有世界一流水平和规模,集临床、科研、教学为一体的大型现代化神经外科基地。

  1978年,在他的积极努力下,在原国家计委主任房维中和卫生部部长崔月黎的支持下,终于建成了我国规模最大、技术力量最强的神经外科医疗、科研、教学中心——北京天坛医院和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

  神经外科研究所和医院建成后相继引进CT、MR、DSA、加速器、伽玛刀、电子显微镜等高、精、尖医疗科研仪器,为发展和提高我国神经外科水平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1982年研究所被世界卫生组织任命为神经科学和培训合作中心,被卫生部命名为“全国神经外科培训基地”,1997年又被命名为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天坛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

  上个世纪80年代是中国神经外科发展史上最为重要的时期,后人称之为“里程碑”,在这一阶段里,王忠诚为发展神经外科呕心沥血,创办了《中华神经外科杂志》和“中华神经外科学会”。

  以后,他牵头统一全国神经外科的病历和疾病诊断及疗效评定标准,先后两次领导和组织了全国神经系统流行病学调查,摸清了我国神经系统疾病的流行情况,为国家制定卫生政策提供了详细的依据,填补了我国在这方面的空白,受到国际学术界的关注和好评。

  王忠诚的医学成就,受到了党和人民的高度重视。这位神经外科的医学巨匠,在60多年从医生涯中全力以赴、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拥有学术和医德、医风等百余种荣誉的他,2000年3月2日,他获得了中国卫生界的最高奖励——“白求恩奖章”。

  他的成就也受到国际神经外科界的高度称赞和承认。西方人称他的技术是艺术的杰作;日本人说他的技术代表了亚洲最高水平。他先后被美国、日本、加拿大、瑞士等33个国家邀请进行学术交流和访问,他的学术报告一直为世人所瞩目。

  如今,不再拿手术刀的王忠诚,依然每天上班,带带学生、做做咨询,参与各种疑难杂症的诊断。他说:“人的中枢神经系统太复杂,我们目前所知道的仍是微乎其微,学无止境。希望抓紧时间,再多做些有益的工作,为病人多解决点问题。”

  站上了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巅峰的王忠诚,淡然的神情中,心愿依旧执着。在代表获奖者发言时,王忠诚难掩内心的激动,他说:“我的成长经历也印证了这样一个道理:作为科技工作者,只有将个人的理想融入国家发展、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中,才能在为人民服务、为社会尽责的过程中实现自己的科学追求和人生价值。以自己的知识和能力服务国家和人民,这是人生最美好的享受!”

(责任编辑:权娟、李放)

字体: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