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超豪:人谓数无味 我道味无穷

作者:人民网-人民日报 蒋建科人才网责任编辑:权娟、李放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山鹰选录)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0日

人物小传

  谷超豪,1926年生于浙江温州。1948年毕业于浙江大学数学系。1953年到复旦大学从事教学和研究工作。1959年获莫斯科大学物理数学科学博士学位。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1994年当选为国际高等教育科学院院士。

  谷超豪主要从事偏微分方程、微分几何、数学物理等方面的研究和教学工作,在纯数学和应用数学两方面作出杰出贡献。

  浩瀚无垠的太空,又有一颗小行星被镌刻上中国人的名字:谷超豪。2009年10月20日,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党委书记鲁春林向复旦大学教授谷超豪先生颁授“谷超豪星”命名证书和命名铜匾。

  在数学王国,谷超豪教授同样是一颗耀眼的明星,光耀中国,享誉世界。

  “青年要立志做大事”

  选择数学,意味着要攀登一座又一座高峰。

  谷超豪就是这样,逐步成为享誉国际的数学家,不仅在纯粹数学和应用数学两方面都有重大贡献,而且在当今核心数学前沿最活跃的三个分支:微分几何、偏微分方程和数学物理及其交汇点上,获得了国际公认的突出成就,奠定了他在国际数学界的地位。

  50多年来,谷超豪在国内外发表论文130篇,其中100篇独立完成。国际数学家联盟主席帕利斯教授在2002年国际数学家大会开幕式上致词称:“中国数学科学这棵大树是由陈省身、华罗庚和冯康,以及谷超豪、吴文俊和廖山涛,及最近的丘成桐、田刚等人培育和奠基的。”

  这些成就的背后,是谷超豪几十年的艰苦付出。“青年要立志做大事。”自打上小学起,孙中山先生的这句格言,就一直激励着谷超豪。

  小学三年级时,循环小数让谷超豪感到神奇——它是无穷无尽的,“你抓不住它,但却可以尽情想象”。

  大学三年级时,他遇到了仰慕已久的著名数学家苏步青教授。在苏教授悉心指导下,谷超豪的数学人生从此驶入快车道。

  1948年,谷超豪毕业留校,任苏教授的助教。一天,苏先生在课堂上提到,在“一般空间微分几何”中,有关“K展空间”的子空间理论尚未建立。这激发了谷超豪强烈的创新愿望,他努力思考这个问题。一天睡觉时,灵感如微风般将他唤醒,一个新的方法进入他的构思,经过连续几天的复杂计算终于成功。

  把国家急需作为研究方向

  把国家急需作为自己研究的方向,并大胆创新、持之以恒,直至做出重大贡献。这正是所有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发明创造的一个公式,谷超豪的数学研究同样遵循这个定理。

  正当谷超豪在微分几何方面的成就引人注目时,他敏锐地看到空间技术发展对数学提出的新要求。

  1957年,苏联人造卫星上天,震惊全世界。正在莫斯科留学的谷超豪毅然决定放弃自己专长的微分几何,围绕国家需求,开垦偏微分方程这块国内数学领域的处女地。1959年,谷超豪回到国内,即以机翼的超音速绕流问题为突破口,开始组织人员,向这道难题发起了进攻,不仅给出了数学证明,还培养出李大潜、俞文此等优秀人才。

  谷超豪的学生李大潜院士感叹地说,谷先生在治学中有一种“多变”的精神。这种“多变”,表现为科学家独特的个人风格和超强的创新能力,实际上却缘于谷超豪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从祖国建设的需要出发,才能不断发现学科创新点,从祖国建设的需要出发,才有源源不断的激情和智慧。

  杨振宁赞扬谷超豪“站在高山上往下看,看到了全局。”

  “加减乘除”演绎数学人生

  数学家谷超豪的科学研究、教书育人中,处处都有“加减乘除”。

  加法:谷超豪+胡和生=院士夫妇。一个书房两张写字台,丈夫的书桌朝阳,妻子的书桌面墙——“我这个位置比她的好。”谷超豪说。每天,两位院士就在这里并肩研究。

  是数学成就了谷超豪的爱情之梦。都说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个女人,但胡和生“推翻”了这个定理:不仅在生活上与丈夫相濡以沫,在事业上更是携手共进——她是中国数学界唯一的女院士,也是第一位走上国际数学家大会NOETHER讲台的中国女性。

  减法:日常生活-家务=更多工作时间。对这对院士夫妻而言,日常生活则是一道减法题,挤出来的时间便用在了做学问上。

  说到节约时间,胡和生举了一个最有说服力的例子:“我一般不上理发店,通常都是自己洗了头发,再请谷先生帮我剪短一点,稍微修修就可以了。起初先生说不会剪,我说不要怕,他慢慢地也就学会了,并且称赞这办法好,省了不少时间和麻烦!”

  乘法:数学×文学=丰富的人生。科学家与诗人似乎是两种气质完全不同的人。然而谷超豪却发挥业余爱好诗词的优势,做了一道成功的乘法,使自己的人生变得别样丰富。

  “成汽遨太空,积雪踞高峰。一泻惊江海,化雨随东风。”字面上,是对观莱茵大瀑布的描述。实际上,谷超豪人生不同阶段的理想都蕴藏其中——年轻时,渴望飞得高远。年岁渐长,希望厚积而薄发。中年的理想是事业有成、在国内外数学界有影响。如今80多岁了,仍希望为东方文化和数学事业再尽微薄之力。

  除法:一生成就÷教学=桃李满天下。几十年来,谷超豪一直继承着苏教授留下的传统,定期参加由学生和青年教师组成的数学物理、几何讨论班,至今雷打不动。他直接指导的研究生中就有3位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谷超豪说:“当年,老师苏步青对我说:‘我培养了超过我的学生,你也要培养超过你的学生’——他这是在将我的军!如今回首,我想,在一定程度上我可以向苏先生交账了!”

  刘畅摄(人民图片)

(责任编辑:权娟、李放)

字体: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