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青山溪村五十年

作者:网名宜沙古渡 来源:县协办录入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22日

 

 

青山溪村,位于壶瓶山自然保护区腹地,其村部距壶瓶山集镇13.5公里。

       这里大山连绵、峡谷幽深,有相当一部分村民居住在象电影《林海雪原》所描述一样的夹皮沟里。这里的村民不要说到集镇,就是到村部都要翻山越岭走上半天。

   解放前,因青山溪村山高林密、雄关漫道,连土匪都难得光顾,因此是一个可供人们避难、躲灾的好地方,由此很多逃难、讨米的人就落到了这里。1968年,我身为知青与家里(城镇居民)同时下放是第一次走进青山溪村。当时的村领导龚支书就是解放前从四川外出谋生到青山溪村一覃姓大户人家做长工而落户到青山溪来的。我来到青山溪村同屋居住的邻居,是一对“讨米叫化”来到青山溪的残疾老人。男的姓谭,70多岁,四川巴东县人,得落肢梅致残,女的姓刘,60多岁,双目失明,湖南桃源县人。他们俩老是在讨米过程中相依为命走到一起的,讨到了青山溪才算落住脚(文化大革命期间排查人口来历,她们都分别与其原藉取得过联系)。她们住南头一间屋,我们一家六口住东头一间屋,中间是堂屋公用,堂屋除供两家人推磨用外,上堂屋还兼做我们家的灶房。

本文所说的五十年,是从1968年到2018年。

    1968年的青山溪村,听当地人说从生产到生活都还是解放前的样子:住的全是老式房子,有木架子的,有土墙的;有盖瓦的,有盖杉树皮的,也有盖茅草的。我见过住在大山之中的一独户人家叫唐生品的村民,住的一栋屋一部分盖的瓦,一部分盖的杉树皮,还有一部分盖的是石头片子,这支屋今年因该住户被移民搬迁后才被拆掉。青山溪村的村民吃的主粮是包谷,杂粮有洋芋、红薯等。包谷主要靠刀耕火种、广种簿收,就是到大山上去砍荒、烧荒,然后在火烧地上种包谷、粟谷等,种后还要防野兽,为此,我在青山溪村务农三年,就守了两季(一年一次时长约两个月为一季)野猪。尽管这样,村里粮食还是不够吃,还要吃国家的返销粮。青山溪村吃的返销粮,还不是去集镇上挑,而是要逆向翻过一座叫头门垭的大山经过下黄连河,再翻上叫猪娘背的高山,然后走到南坪乡(撤区并乡前的小乡)的苏铺村去挑,一天一个来回,天不亮出门,黑摸门才回到家。到产地去直接挑的这种粮食有一个很通俗的名字叫“死谷粮”,意思是如果没有吃返销粮的户自己去人挑,这种粮食就是无法运出去的公粮,只能死困在产地。当时在壶瓶山地区的一部分村,因为交通不便都存在有“死谷粮”。青山溪村有少量的水田,所产的稻子要优先交公粮,然后会有少量的分到农户做口粮。这少得可怜的稻米,要留作过年、过节和来了客吃,或者掺一点米到包谷粉里做成饭混着吃,这种混合饭当地人叫做“金包银”。但实际上有小孩子的人家,还要留一点米让小孩吃,因此大人们常年吃包谷饭。来客后为了尊重客人,在蒸包谷饭时,用一块小白布隔一点米饭到一边让客人吃,主人家自己就吃包谷饭。由于包谷是主粮,所以每天白天出工,晚上还要推包谷,否则第二天就没得吃。是否会问,下雨天可以推包谷不?当然,有时下雨天也推包谷,还有其它农活也可以做,但更多的是下雨天还要打草鞋。由于青山溪稻谷不多,所以一点稻草还要给牛留着过冬吃,缺了稻草怎么打草鞋?在山上搞生产时,就利用休息时间去剥桐麻(一种野麻)和棕片,这些都是打草鞋的好材料,打的草鞋还很耐穿。在山区农村,除了生产外,家里的工作量最大的就是砍柴。做饭、煮猪食、冬天烤火都需要柴,而且需求量还不小,因此在农村一年到头总很少有空闲的时候。以上这些,不一而足,这就是五十年前青山溪村的真实写照,实际上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1982年撤销人民公社 ,1983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农村实行改革,农民才逐步解决温饱,农村才开始有所变化,但真正农村大变还是近几年的事。

    1968年,青山溪村来了一批常德的城里人。他们是常德市银行系统的。做什么的呢?称为下放干部,是下放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当时农村被称为是一片广阔的天地,因此知识青年要到农村去。做为闭塞的大山区,一下子来了那么多的城里人,有男有女,但大部分都很年轻,村里人对她们很客气。下放干部们,虽说一切都不习惯,但总归和村民们处得很好,为农民们演节目,教不识字的村民识字等等,就这样过了几年,干部们回城了,青山溪还是原样,但下放干部们却多了一层人生经历!

  2018年,青山溪村又有一批常德的城里人在这里驻扎,2015年他们就到了这里。他们是由常德市武陵区委书记带队,有区发改局和区畜牧水产局派出的干部,称为驻点村干部,是扶贫来的。相同的是,与1968年一样,都是全国性的统一行动。不同的是,1968年是要让农村帮助改造城里的人,而现在,是城里的人要帮助改变农村,使农民脱贫。

   2018年,五十年后的今天走进青山溪村,面貌已经焕然一新。首先是交通,从邻近村到青山溪村的水泥路加宽到了五米,而且弯道更宽。村部到村民小组的公路也得到了延长和加宽,连最最偏远的下黄连组,也打通了长254米、宽3米的头门垭过山隧洞,且正在向目的地延伸修路。总共,全村硬化村道28.4公里,扩宽21.8公里,新建5.2公里,修整17公里,而且村部附近公路还进行了亮化。其次是村部、学校、活动广场得到了新建,村民们有了学习和活动的场所。三是分散居住在山旮旯里无法维持生计的贫困户,都被移民搬迁,住进了集中安置房;四是一批促使贫困户脱贫的项目得到了落实。养蜂的、煮酒的、养牛的、养羊的都得到了发展。目前,青山溪村一个最大的亮点就是拓展旅游业带来了一系列的变化:沉睡封闭的峡谷,有了游客光顾;溪沟越野、峡谷索溪,成了城里户外人的最佳选点;飞流直下在阳光下五彩夺目的瀑布成了城里人欣赏有加的美景;山里纯正的土猪肉、土蜂蜜、野菜、包谷烧成了城里人的抢手货。比如,去年村民唐自忠家养的四头年猪,就被城里人买走了三头;村里有条件的村民,也办起了家庭土菜馆;烧包谷它、烤土豆片也成了游客的美食。总之,旅游业促进了农村经济的全方位发展,这得益于扶贫工作组的精心策划和全力支持。而今走进青山溪村,婉延曲折的盘山公路、绿阴丛中的村民新居、一水相连的拱桥廊桥,都构成了一幅幅浑然天成的山水画卷。巨变啊!巨变!你了解青山溪的过去,再看看青山溪的现在,不由得你不会不发出如此的惊叹!

       谨以此帖献给那些为农村脱贫攻尖做出贡献的单位和干部们!农村能有如此巨变,你们是功臣!

字体: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