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石大家竞风流

作者:不详 来源:石门秋韵网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8日

无庸置疑,是改革开放的春风催生了神州大地上一度沉寂的玩石之风,也催生了普通百姓的赏石文化,地处湘鄂边陲的石门,个人玩石、居家藏石才悄然兴起,蔚成风气。据不玩全统计,全县玩石队伍逾万,家陈石者上千,藏石达十吨以上者数十。吴扬钦、万先钧、王中浩、皮崇元、张天夫等人便是这一风雅群体的先行者、代表人物兼藏石大家。
 
一、吴扬钦——终身不解石头缘
 
吴扬钦几乎一生都在跟石头打交道,分明与石头结下了不解之缘。上世纪50年代他步入仕途的第一站,便领导一座县办煤矿,开矿采煤,全是石头的干活。那时节,他一心扑在工作上,自然无暇旁顾过眼的成千上万吨的石头,抑或遇见从煤层中“偶尔露峥嵘”的晶体矿石,也仅仅只觉得其漂亮,绝无收藏把玩之念,更没想到40年后自己会以藏石玩石为乐事。60年代,他出任石门县第一个水泥厂的头,带领职工碎石炼石;70年代,他又调任一个山区公社的“一把手”,领着山民垒石造田;70年代末,他走上县级领导岗位后,先后担任一座中型水电站和一座大型桥梁工程的指挥长之职,则是更大规模地调遣石头了。无论职务升迁,工作变更,却绐终不离与石头打交道。1996年10月,曾任过县委副书记、人大主任的吴扬钦退休了,组织与他谈话时,他当即表示:自己虽已花甲之年,但心理年龄仿佛才而立之年,他要在退下来的岁月开拓石门奇石市场,为老百姓闯出一条新的致富路来。他这番话虽带有多年工作形成的习惯表述语,但决非心血来潮,是其由衷之言。致力于石门石的开发,让石门石走出石门,走向世界,则是他金秋岁月第一个金色的梦,他将以在多年革命生涯中养成忠诚与坚贞去实现这个梦。
吴扬钦对石头发生兴趣,盖出于一股气。几年前,他陪同一批客人去参加邻近县的一次游园活动,偶然观看了园内的奇石展,发现许多冠以外地水域并在国内外获奖的奇石,从石质石形上看,分明出自石门境内的澧渫水流域。回县后,他通过一番过细地调查,证实了自己的猜想,顿时气打心头来:为什么石门石让别人弄走了却连个名份都没有?这不是欺负我石门人身在石山不识宝么?此后,他开始利用工作之余来觅石采石赏石玩石,购买定阅有关赏石的书籍报刊以及相关的美学资料,还隔三岔五地跑403地质队向专家求教有关石质与成因的知识。他边学边实践,渐入佳境,收集了一些颇有审美价值的石头,自然也引来不少参观者,亦有人欲购其藏品。他虽一笑拒之,却也为求购者出价不菲而怦然心动。他为之动心不是钱,而是想到开发奇石事业倒不失山区人民的一条致富之路。是呀,石门西北乡几乎无处不山、无山不水、无山水不无石头,奇石资源十分丰富,而恰恰这一带的许多农民还未脱贫,如果能引导他们借石发财,倒真是功德无量!他的这种定向思维是在率领群众与贫困长期作斗争的经历中形成的,绝无矫情做作之态。他是这样想的,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当他正式离开领导岗位时,自然也把这种赤诚袒露出来......
退休了的花甲老人吴扬钦果然以而立之年的精力全心身地投入到开发石门石的事业中。无论三伏酷暑还是数九严寒,无论阴晴雨雾还是冰天雪地,他有空就攀山巅趟水洼,用不倦的脚步造访全县境内的奇山异水,走一路,拾一路石头,播一路开发石门石的火种。他所经之处的干群,都能听到他那宏亮的“谈石经”。
“功夫不负有心人”,时仅两年多,他不仅收藏了上千枚有价值的石头,还带出了数十名玩石者。97年11月,他应邀出席在沪举办的《亚太地区第四届盆景赏石会暨展览会》,带去画面石《甲午风云》、晶体石《水晶花》、造形石《寿龟》等四件精品参展,赢得有关专家的赞誉和与会者的好评。参展归来,他在自己家中开辟了一间陈列有化石矿物石、人物动物石、象形图案石、天地山河石等四大类的精品室,并领衔成立了石门县赏石艺术协会。在他的带动与倡导下,石门“门”内,赏石藏石玩石之风蔚然而起。
2005年,吴扬钦又将自己多年来采集到的奇石精品精心拍照,编辑成册,出版了《扬钦奇石》一书,既是石门的第一部奇石画册,也是石门玩石界第一部个人专辑,为更好地推介石门石迈开了具有开创性的一步。他花甲之年所描绘的金色的梦,正从梦境中走出,走向现实,走出石门、走向世界......
 
二、万先均——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石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苏东坡的这一名句,却被石门县防疫站退休干部万先均先生演化为“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石”了。
万先生的居室不大也不小,两室两厅约七十平米,每一厅室的四壁,除供人通行的门外,都镶嵌着他自行设计制作的扁形、棱形、梯形、矩形、椭圆形的木框架,架上错落有致地陈列着以雅石为主、根雕为辅的天然艺术品,琳琅满目,令人叹为观止。不仅如此,就连床头、柜头、案头、卫生间的窗头也摆设着石头,可谓是石头窝了。
万先均玩石藏石的历史已有十多年之久。在漫漫十多个春秋寒暑轮回中,在三千多个的日月晨昏交替中,他几乎从未间断过下河滩觅石、扛石头回家的单一而重复、辛勤而充实的劳作。一枚枚石头,便是一篇篇无字的日记。他住在五楼,每次都要肩负数斤至数十斤不等的石头拾八十余级阶梯而上。早些年,他还尚未退休,下河采石只得在饭后茶余进行,其艰辛可想而知。可他却乐此不疲。也许是“天道酬勤”,他每次下河,都有奇石可获。其实,并非真有天道相助,而是由于他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他不是专业艺术人才,其审美之眼是在长期的业余艺术爱好中修炼出来的。他原本是学医的,在军营当了24年军医,转业后,在县防疫站任办公室主任直至退休。工作经历可谓两大板块,而业余生活却是丰富多彩:从戎时,他业余喜欢缝纫,自裁自缝,包揽了全家四口除部队配发以外的衣服和布鞋;转业后,又对木工产生了兴趣,家中的床柜桌椅,无一不是出于他的巧手。他女婿是县文化馆的摄影专干,一次给老丈人送了件根雕,那栩栩如生的造形引发了他对天然艺术的浓厚兴趣,从此,他迷上了盆景和根雕,业余生活开始从实用工艺进入了审美工艺的领域。三五年下来,他搜集到了数量可观、旨趣耐品的根雕,其中仙鹤根雕已形成系列,并先后有数件作品在县市展出获奖。在一次市展上,他看见与根雕盆景列为姊妹艺术的奇石展,不觉动了心机:石门多的是石头,石海觅奇珍,何乐而不为?回县后,他就动手干起来。由于有前几项姊妹艺术的铺垫,石海觅珍遂得心应手,收获颇丰,在短短的几年内,便营造起一个满堂生辉、令人企羡的藏石之家。
艺无止境,对艺术的追求亦无止境。万先钧对石之美的追求同样也无止境的。他家中的奇石陈列,已整体性地更换过三次,每一次更换,都是对自我的一次超越,是其艺术修养与境界的一次提升。坦率地说,这种大换血式的更换,委实需要不少开销,使得每月才八百多元退休金的他,在经济上不能不捉襟见肘。“宁可食无竹,不可居无竹”,既是精神上的一种取舍,似乎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但他,无怨无悔,反倒觉得甘之如饴。万先钧喜欢收藏画面石,除了石头进行清洗污垢之外,并未对天然之石的进行任何打磨或雕琢处理。他从中国古典文学与传统国画中吸取素养,将每一次对陈列品的筛选淘汰过程,变为审美观念的运用、体验与审美享受的过程。他的藏品以石门红为主,《毛主席视察黄河》、《黄山松》、《热带雨林》等便是其奇石中的奇石、精品中有精品。
在老人的卧室门前,有一枚两尺多高的大石头,上面缀有一个天然大写的人字,一撇一捺都是那么遒劲。这一颇似霜色而富有生气的人字,分明是主人的真实写照。年近古稀的万先钧,虽已步入人生的秋天,可他丝毫未感到“老之将至”,依然乐此不疲地寻石、选石、藏石、赏石,直觉得越活越年青了。
家有奇石,亦可产生“富在深山有远亲”的效能。万先钧老人虽蜗居石门方项山下一栋普通楼房的五层楼上,其居室面积也不大,却常常宾客盈门。无论是省内外的石友,还是莅临石门的文化名人,都会慕名而来,参观他那颇具特色的家藏奇石,与他交流赏石藏石心得,切磋清洗配座、陈列奇石的技艺。其中亦不乏爱石心切者,将他家藏珍品以不菲的价值买走。对于一般慕名而去的普通参观者,他也是不厌其烦、热情接待,把藏石之乐与大家分享。
奇石之美,既美在外,亦美在内,无怪乎两千多年前的圣人孔无夫子赋予石头以“仁、静、寿”的品格。万先均从觅石藏石的业余生活中分明获取了“仁、静、寿”的石性。他友善待人,与世无争,乐于恬淡宁静的生活,先前多病之体在石性的陶冶中也明显地硬朗起来。他不烟不酒不打牌,也许,石的灵性使他心旷神怡,无需吞云吐雾来兴奋;石的神韵使他陶然而醉,无需杜康解忧浇愁;石的意蕴给他无穷乐趣,无需方城鏖战以求乐。直面万老的藏石之室,感悟其玩石之道,不能不兴叹: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石!
 
三、 王中浩——玩石玩出大石堂
 
在石门玩石族中,有不少是夫妻双双把石玩。王中浩夫妻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们伉俪都是石门人,十多年前,双双下海,一个停薪,一个辞职。商海搏击,自然把“时间就是金钱”的信条奉为“通灵宝玉”,虽说家乡多奇石,却曾一度淡忘了。一次,夫妻在上海参观一次奇石展,那美伦美奂的石头方勾起了两人对童年时代的美好回忆,于是商海弄潮人平添了一份雅兴。起初,他俩只是利用经商之余偶尔回家寻几块石头把玩于掌,渐渐,石头的灵性通过手掌传递于心,使之悟觉石头不仅能赏心悦目,还能怡神修身,净化心灵。夫妻从商海的喧嚣中觅到了一块净土,找到了一种自我调理心态抚慰心灵的方式,遂有意无意地加大了觅石藏石的力度,回家的次数渐多了,呆家的时间渐长了,上山下河的兴趣渐浓了。这对穿梭于沪长之间经商的夫妻,却不时返回故里,一呆就是十天半月,且不是弄潮于商海,而是觅石于河滩。在他俩的影响下,小女儿也加盟了。1998年夏,全家顶着烈日,踏着河滩上滚烫得快冒烟的鹅卵石,对县城附近数千亩的大小河滩进行踏勘。三双大小不同、步幅不一的脚踏过数以亿计的鹅卵石,从多如恒河沙数的石头中寻觅美、采撷美。一周下来,面晒黑了,肩头手指磨破了,可居家的藏石却丰盈起来。由于夫唱妇随女儿紧跟,全家都投入,在前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便采集了上千枚奇石。
每得一石,他们便全家共鉴赏,三人竞命名。夫妻俩都是高学历,一个学农艺,一个学中文,诣趣基本相近,但往往对一块石头却也见仁见智,命名难以统一。每逢此时,便有第三者界入。第三者并非他人,是小女儿,而且有时还是千金小姐一锤定音。有回,他们拾回一枚画面清晰图象意会性较大的石头,夫说像游僧,妻道如仕女,争执不下,女儿停下手中的作业趋近一看,脱口便道:这不是大力水手波比吗?夫妻再定睛一看:可不?正是外国卡通片中那个调皮且力大无比的水手呀!于是在一片叫好声中,一家子将这一命名敲定下来。就这样,在一次次热烈而欢快的争论中,《微风燕子斜》、《一品黄山》、《鸟语花香》等富有诗情画意的名字,颇为贴切地附丽于一枚枚雅石上。
当时,他们的小女儿年仅十岁,在采石赏石上似有“雏凤清于老凤声”之势 。每逢节假日,她都要跟随父母外出采石,用天真的童趣的眼光选石,用无邪的童心爱石。一次,她拾到一枚状似鸭的小石头,自命 为“乖乖鸭”。她手捧乖乖鸭爱不释手,以致睡觉时都要拥鸭而眠,翌晨起床后,还把自己对乖乖鸭的挚爱写进作文中。
时仅年余,他们便收集了上千枚奇石,其中《青龙回首》、《猴头》、《海豚》三枚精品的玉照,很快便入选1999年版的《中国奇石根艺盆景花卉大观》一书。
王中浩不仅玩石藏石,更喜欢以石会友,一次,他到长沙韭菜园某奇石商店浏览,见店中石品单一,便通过守店小姐给店主留言,建议他到石门去走走看看。没多久,该店主夫妻果然乘火车来到石门。主客虽是初次谋面,但因为同是爱石一族,便一见如故。王忠浩不仅陪同他夫妻到离县城三十多里的阳泉渫水河段采石觅宝,还将自己从激流中捞得的一枚宛若王憨山大写意之鱼的画面石慨然相送。后来这枚奇石于通程宾馆展销,标出八千元的高价。
几年下来,王中浩藏石越来越多,交友越来越广,石种越来越齐全,既有画面石,象形石、园林石、化石、蜡石、矿物晶体石等种类、又有灵壁石、戈壁石、清江石、牡丹石、彩陶石等名石,不过仍以石门石为主。通过以石会友,他与全国著名藏石家李观云、陈慧明、张三弟、著名作家兼赏石家贾平凹结成朋友。贾平凹亦曾为其藏石题写了“璞谷”二字。
随着藏石规模的增大,王中浩夫妻由业余玩石走向专业玩石,进而发展到产业化。夫妻俩不仅玩石,还经营花木盆景与园林工程,做到以短养长,木石互补。1999年,他们于宝峰开发区租下千余平米的大厅,开办大自然奇石园林公司,陈列数千枚奇石,免费供人参观,为扩大石门石的宣传,促进石文化交流发挥了奇特的民间效应。
2002年,王中浩应邀送了一批奇石到湖南首届农博会参展,其中画面石《山寨》、《沧海怀珠》、《壶瓶秀色》分别获金、银、铜奖,赢了一个大满贯。
2005年,夫妻俩于县城东南郊的土山买下15亩地及3000多平米的旧房,将其改造为集赏石、休闲、餐饮为一体的庭院,即以“璞谷”冠名,谓“璞谷文化公社”。园内清溪碧池,曲廊拱桥,佳木奇石,错落有致。内设大石堂,礼石堂、紫荷塘、紫和楼、璞谷原生态艺坊、木石园等。大石堂即以大俗通大雅,让爱石的“饕餮”之徒们一次次地饱享丰美的精神大餐;毗邻的礼石堂,让敬石如神的虔诚者仿效米芾之拜,令普通游客频行注目礼;大石堂对面即是小食堂,相映成趣,让人品罢美石品美食;紫荷塘亦可供宾朋抚石而坐、倚石而立,尽享荷塘垂钓之乐;紫和楼则聚茗石于一楼,融品茗品石之趣于一味;璞谷原生态艺坊为原生态艺术品的陈列之所,尽展他们自己首创并获国家技术专利的石板岩画之风采;木石园则是盆景荟萃,园缘谐音,盆景亦奇石近亲,不少盆景佳木倚石而生,自是寄寓佳木共佳石、木石结良缘的美意。此外,还有他们多年收藏的石磨、磉礅、木雕、油榨、以及各类民间坛罐瓢碗间陈其中,分明给“文化公社”增添了几分原生态色彩,给人以回归乡村的清新与古朴怀旧的温馨。
经过年余的紧张设计、修建、装饰与陈列,王忠浩夫妻精心打造的“璞谷文化公社”于2006年10月第六届柑橘节开幕之际隆重开园,以其“潇湘第一奇石馆”的规模与品位惊现于世人面前! 
 
四、皮崇元——雅石斋主走出石门
 
皮崇元先前办玩牌,不玩石。1999年,他的一位在文联的工作的朋友屡屡相邀,硬是将他从牌桌上拉下“水”了。从此,他便迷恋上了石头,并一发而不可收拾。
皮崇元幼时比较调皮,爱玩耍而不大爱念书,只读完初中便不干了,小小年纪便早早参加工作。没想到过了不惑之年,这位喜玩的人却玩上了石头,并且玩出了大名堂。他虽念书不多,却极有悟性,对石艺术的感悟能力较强,很快便成为玩石赏石的行家里手,大约是从他那演员出身的父母身上继承了不少艺术细胞吧。
皮崇元对石头不仅有慧眼独具的审美能力,而且还颇有石缘。一次,他去三江口采石,起初运气似乎不佳,偌大个河洲觅石数小时,却空手而归。正当他怏怏不快地踏上归途之际,一辆手扶拖拉机装载着满满一厢砂石从身后呼啸而过,遇上前边一个小坑,车身一簸,一枚拳头大的石头蹦了下来。皮崇元定睛一看,那石头灰黑两色,凹凸有致,分明不同寻常。于是,他赶紧躬身拾之再看,呀,活脱一只回首啄羽的鸳鸯!就这样,这枚日后为许多专家赏识,有人出过万元高价的奇石精品便在不经意间“蹦”到了皮崇元手上。
在丈夫的影响下,妻子杨生凤也夫唱妇随地玩起石头来。她把夫君从外辛辛苦苦采回的石头恭而侍候,陈列于案头、床头、柜头,每天都要拭抹多次,有空即是把玩于手;遇有客人参观,她总是热情接待,不厌其烦地介绍的奇石,如数家珍一般。在玩石上,亦可谓是夫主外、妻主内。夫妻志趣相同,琴瑟和谐,把个两厅三室的住宅布置得像模像样,颇有藏石之家的韵味。
皮崇元玩石不足一年,便远行清江石产地湖北宜昌、长阳一带,交结石友,切磋石艺,并敏锐地发现不少清江石打磨抛光后,更加光洁鲜丽,行销市场,而石门石与清江石形色质韵都很相似,亦大有可为。于是,他暗自动了心计。一回石门,皮崇元开始大规模地搜集可以加工打磨的石头,将一批并不起眼的大小石头一车车地运回家,小山一样地堆垒在他那住在城郊的妻弟家前的场坪上。他小名沙哥,起初人们不知道在干什么,还以为他要开砂石场,待后来他将清江石的打磨抛光技术引进石门,并很快打磨加工出一枚枚图象清晰、色彩明艳的奇石后,大家才恍然大悟。
功夫不负有心人。皮崇元从上百吨的初选卵石中打磨出一批精品,如《蓬莱仙境》、《孔圣千秋》、《延安颂》、《拓荒牛》、《千古一绝》、《贵妃出浴》、《鱼美人》等,堪称一绝,其中《蓬莱仙境》获2002湖南省首届农博会金奖,《守望》、《青藏高原》亦获铜奖。
2002年夏秋之交际,皮崇元打出了雅石斋的招牌,并将自己以打磨石为主的奇石藏品推向社会,推向市场。开始是家庭展览,继而是县博物馆开辟专室展出,最后走出石门,到旅游胜地张家界租房办石馆,历时三年,接待数万观光客。有意无意间,雅石斋主充当了石门石的形象大使。
 
五、张天夫——奇石奇文如其人
 
在石门玩石藏石界中,张天夫是在职县级领导中唯一玩石的。
1999年夏,张天夫的一些朋友都纷纷下河采石、收藏石头了,他却按兵不动。那年秋天,在接待一位省城来的石友的宴席上,冷不防他突然宣布:他也要下河了,并扬言不出三个月,其家藏奇石就要达到十吨以上。那阵子,人们采石藏石还处于初级阶段,多以中小石头为主,对百斤重以上的石头很少光顾,十吨以上,该有多少石头?当时,友人还以为他是喝了几杯酒在说酒话,不料三个月后,他果真家藏奇石达十多吨了。原来,打那以后起,他说服妻子、儿子,连同家中雇请的小保姆一起出动,每天晚饭后便一家大小向河冲,采石觅石忙得不亦乐乎。说来也巧,一家子下河寻得的第一枚奇石,其画面竟是一匹神态洒脱的骏马。须知,他的儿子从小就喜欢画马,且能画一笔神采飞扬的大写意奔马。半是巧合,半是天意,给了他们以无形的动力与无穷乐趣。
不出几年,一家子乐此不疲地采石藏石赏石玩石,日积月累,竟收藏了上百吨奇石,其中不乏精品奇品,而且十吨左右的火山玉石便有四尊。可想而知,他为了这百余吨奇石,该付出了多少艰辛!那年暑夏,他与石友结伴到火山玉的源头移笔溪采石,一连翻了几座山头,一个个都累得大汗淋漓。下山之际,人们都走小路,他却偏偏还要沿溪而下,涉险而行。山溪不仅陡峭无路,水流无序,乱石纵横,且两岸荆棘丛生,不见天日。冷不防一条长蛇打他头顶掠过,惊得他大呼大叫。当地的一名向导闻声跳下溪岸,身手敏捷地将三尺长虫擒拿,方化险为夷。他惊魂甫定,却又惊喜地叫开了,原来就在蛇溜过的地方,一尊重约十吨、色彩鲜丽、包浆甚好的火山玉惊现眼前。他化惊为喜,很快与向导达成采石运石协议,将这尊奇石收入“囊”中。
张天夫就是这般采石、这般采得如许奇石的。
张天夫乐石,自是乐出了大境界。亦如他在《奇石赋》中写的那样:
天下皆乐,可知石之乐乎?采石之乐,在河之洲,追江河之远,穷东阿之丘。风梳潇湘夜雨,目梳武陵空谷。举夕阳而长啸,惊野鹤兮乱舞;借浪漫于天地,换佳石兮归舟。屈原采澧水之兰,陶潜采南山之菊,吾采九澧之石,不知谁最乐耳?
玩石之乐,更有异乎。手抚石得日月之肌,目抚石获海天之色,心抚石识宇宙万类,神抚石知古今之变。四海风月,万古风流,尽收小小沧海石中。江山如石,月光如水,品石如品茗焉。我乐何极,天地入我陋室;我乐何趣,千秋与我同庐。穷无有如我者,富无有如我者也。
米芾拜石,古之大拜耳。四海靡靡,唯石大补,今之君子,欲修其身,不可不拜石也。四海滔滔,唯石不言,今之智者,欲著文章,不可不拜石也。四海弱弱,唯石可补,今之志士,欲行大道,不可不拜石也。石乃奇书,不可不读也。
天虚无乃有孤月,人虚无乃可生孤情。孤情者则不孤独。问石复何以教我?与人交可得知己,与天交可得奇石。知己者,忠浩诸君也;奇石者,天夫斯文也。
文如其人,石如其人,奇文奇石奇人,张天夫可谓采石玩石赏石藏品石颂石之翘楚也!
此外,还有闫双河、楼昔书、杨代漳、刘祖刚、周良玉、李西平、雷建生、张道宏等人皆以数吨之巨的奇石藏量跻身于石门藏石大家的行列,呈现异彩纷呈的玩石风流。

字体: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