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街”变迁记

作者:张友亮 来源:石门秋韵网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26日

 

“火烧街”变迁记

                                    

澧滨路城隍庙路段,是石门县城中心城区寸土寸金的商业地区,因民国时期、1949年和1988的连续三次重大火灾,留下了“火烧街”的惨痛称呼。囿于其特殊的历史,在近30年的县城改造中,“火烧街”成了不能被碰触的“伤口”,长4.98公里的沿河主干道澧滨路,在此突遇“卡口”堵塞成了“肠梗阻”,成了城市建设的一块“伤痕”。2016年12月3日,“火烧街”澧水河边的43户7300平方米商住楼被拆除,主干道从此成坦途,矛盾多、难度大、任务重的“火烧街”能顺利拆迁,究竟有怎样的背后故事?

老街被烧:67户居民被“一穷二白”

俗语道,水火无情,水灾苦三年,火灾穷三代。1988年12月22日,凌晨3时许,“起火啦,起火啦,起火啦”的惊呼,瞬间城隍庙路段乱成一团,睡梦中的居民们来不及收拾任何东西,大多数只穿着秋衣秋裤,有的仅着一件裤衩,呼天喊地逃到了街上。风助火势,67户183间木板房一眨眼间化为灰烬,造成1死、6重伤、240多人受伤、财物全部损失的特大火灾。

木屋是不能再建了。在政府资助、亲人朋友捐助、贷款建设和自力更生的勤劳积攒中,受灾居民的房屋,一年年地建成了四、五层高的砖木混凝土结构商住楼,“火烧街”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繁华。

大堤建设:43户居民楼成了“肠梗阻”

 

随着城市的发展,特别是1991年7月9日特大洪灾,导致县城被淹、沿河居民房屋被毁,县城防洪大堤建设迫在眉睫。1991年9月25日,县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县城防洪工程澧水北岸建设方案》,4.98公里长的防洪大堤工程随即开工,至2000年10月基本结束,共投资2109万元,拆迁房屋1.97万平方米,安置居民273户。

长达近10年的防洪大堤建设中,相比沿线低矮陈旧的民宅,相对现代化程度较高的“火烧街”显得格外突兀,加上当时城镇职工“下岗潮”的冲击,要对遭受重创、欠账多、经济困难的“火烧街”居民实行拆迁,县委、县政府一直从休养生息的角度考虑没有行动,“火烧街”就成了沿河主干道上唯一的一段“夹道”,沿河一侧43户房屋保留,车道在此狭窄,车辆在此减速,形成了平坦宽阔澧滨路上的“肠梗阻”。

顺利拆迁:“火烧街”从此成坦途

20164月1日,为配合县城澧滨路整体提质升级改造,县委、县政府下决心拆迁“火烧街”商住楼,并摆上了重要议事日程。

经调查,“火烧街”南面临河需要拆迁的共43户,房屋总面积约7300平方米。受20世纪80、90年代“下岗潮”的影响,居民们大多没有固定工作,靠打零工维持生计。为赚取有限的房租,居民们尽可能地压缩自己的居住空间,将房屋对外出租,“一房多户住”非常普遍,生活质量整体不高。

拆迁后,如何补偿?安置去哪儿?收入如何保障?成了县委、县政府、楚江街道、老西门社区和拆迁户们关注的焦点热点难点,县委书记谭本仲、县长郭碧勋、县委副书记邓碧波多次主持召开办公会副县长龚云林一次次地与征拆户们座谈交流战斗在一线,广泛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和建议,在了解到补偿水平相对不多的情况下,形成了政策拆迁用到极致,情感拆迁用到极致,群众利益维护到极致的共识。由县征收办、楚江街道办、老西门社区联合成立了城隍庙老河街项目专项工作领导小组,下设7个联户工作小组,每个小组联系57个居民户,责任到人,任务到人,一包到底。之以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磨破了嘴皮,跑断了腿,反反复复上门做思想工作,每户登门拜访20不算多,最多的去了50次。5月底,县政府发布《公开征求意见通告》,收集意见建议180余条。综合各方面反馈的意见,县政府正式出台政策,明确了征收补偿与安置方案。

老西门社区副书记郑勇联系的拆迁户姚应华,在步行街华都小区买下两个门面,准备拆迁后干煲仔快餐店的老本行,新建下水道时,遭到了当地居民的阻拦。他们认为开饭店,油污大,下水道容易堵塞,会影响他们生活。得知情况后,郑勇冒雨赶到现场,同意姚应华从自家租的门店前施工,才解决了问题,姚应华在10月20日第一个签订拆迁协议,带头顺利拆迁。伍元清、伍元平、伍元龙、伍元辉一家四兄弟,当初对于二间四层房屋居住分配,基本上是各取各需,随着后代的出生长大,产权的处置成了大麻烦,是征拆工作组为他们详分细解梳清了辫子,促进了拆迁的顺利开展。邓善建购置新房时,社区积极与开发商和相关部门协调,为他排忧解难。对于覃事鸽茶叶店的茶叶,马四伟纸品店的纸品,由于拆迁前难以销完,征拆工作组的30名工作人员,或自购,或向朋友圈推销,帮了大忙。对于汤钦浩、于坤国、覃事芳……等居民,社区和征拆工作组给予了必要的关怀与帮助,令他们非常感动。11月20日前签完征拆协议的原计划,被大家积极主动提前到了11月16日。石门民间有“越搬越亮”的习俗,在凌晨即始的房屋搬家腾空忙碌中,县住建局局长潘道见、楚江街道办主任杨年国和城建站长杨辉明、老西门社区党总支书记李清林等带领征拆工作组和社区全部工作人员,带着梯子、钳子、扳手等工具,义务帮助拆迁,将家具、衣服、锅碗瓢盆等搬下楼,像欢送亲人一样,送进新家,送上贺礼,特别温情。

9月初,老西门社区干部胡芳的丈夫不小心摔伤了腿,在县中医院住院。在征拆动员的关键时期,胡芳没时间伺候丈夫,只得请婆婆帮忙。胡芳觉得亏欠家人太多,但身边的同事都跟他一样,作为联户小组组长,胡芳深感肩挑的担子重要,“这个区域顺利完成征收,真得感谢家人,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们的工作做不好。”

居民户邓季春在家中办有特种行业公司。当初,他花了4万元对监控系统进行升级。现在要拆迁,监控系统必须重新升级,至少得花6万元——这笔钱不在补偿范围以内。公司二楼的办公室、财务室等,不能作“住改非”认定,只能按照一般房屋计算,损失较大。签约截止日当天,夫妇俩嚎啕痛哭,回忆起当初起大火时如何逃脱出来,后来修房如何不容易,现在房子要拆了,又要重新开始,实在是不忍心,含着泪花把协议签了的场景,让工作人员感动不已。

拆迁户张宏一直在长沙住院,她本想等病情好转后回来签字。女儿跟专项小组工作人员说,“妈妈得了这么重的病,要花很多钱,我打工又赚不了几个钱,政府能不能多给点?”为此,工作人员两次专程赶赴长沙,到医院看望慰问,赢得了她们一家的理解和支持,“拆迁是为石门树立好形象,政府修路是为大家办好事,评估是多少就多少吧。”

真心换真情,服务暖民心。时时代代居住在此的居民们,舍小家为大家,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生于斯养于斯的祖居地,各奔东西,银匠于家、铜匠胡家、蔑匠郭家、渔家游家、染匠叶家、行商王家……从此成追忆。“火烧街”终成“半边街”,化作了山城石门的永久历史,成为了平坦宽阔澧滨路主干道一段绚丽的风景线。   

 

                                         作者系石门晚报社副社长

字体: 【关闭窗口】